第一次懷孕,發生在停止避孕的3年後。

2010年5月剛做完最後的不孕檢查 (腹腔鏡輸卵管檢查) 後,便自然地懷孕了,當然一切只是巧合,與檢查無關。

我們夫婦都總合了一個答案,之前的不孕是因為壓力所致,當檢查確定了身體沒有問題,我們又想通了有沒有孩子二人也同樣快樂,在輕鬆的狀態下,便可自然成孕了。

我有量度基礎體溫的習慣,今次的低溫期比平常更長,一個月後才見高溫,因此我已可自行推算不能根據上次月經來決定週數,而應該大約在高溫後推前兩星期便較準確。這在我計算懷孕11週 (以最後一次月經計) 被安排到公立醫院照超聲波替胎兒量度頸皮 (評估唐氏綜合證風險) 時便得以證實,醫生說胎兒太小,應該只有9週,但一切正常,這與我計算的差不多哩,所以說基礎體溫很好用呢!

第一次從超聲波的影像看見小小的胎兒在肚子裡,原來是那麼的真實和感動的!由於我看見的胎兒猶如一粒腰果般,我給它取名為「腰果米」。

懷孕後我堅持每天繼續量度基礎體溫,確定體溫還是偏高的,應表示黃體功能大概正常。

懷孕過程我都沒什麼害喜的現象,吃得好睡得好,只是人較易累、排秘沒以前那麼暢順、胸脹,還有間歇性覺得腹部牽扯著痛,尤其是當我太勞累或晚睡的時候最明顯。

流產前的一星期,我有天跟老公說,這幾天好像沒有了那種肚子牽扯的感覺,老公還說可能是適應了。

怎料一星期後,懷孕第12週,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 (完全不覺痛或異樣),早上起床後如常去厠所,當時我感覺排出了一些分泌,然後便見到整個馬桶都是血,但當刻還沒察覺有機會是胎兒流出來了,沖掉了,只知道該去醫院檢查,後來跟老公形容排出的血塊大小,他說:「看看資料,腰果米現在就是那麼大呀!」我才愣住了,但也沒辦法呀!(資料補充:12週的胎兒約有一隻姆指的大小)

去到急症室,分流後便直接見醫生 (從未試過急症室是那麼快的!),當時醫生已說聽不到胎兒心跳,而我的腹部亦開始間歇性出現痛楚,血亦沒有停止過。我被安排住進了婦科病房,但由於是星期日的關係,當天沒照超聲波,護士都叫我不要走動,盡量卧床,如有組織排出告訴她們。晚上血流得越來越兇,在10時多的時候我更感覺到有陣痛的反應,我計算過每2分半鐘便會痛1分鐘,很準。我心裡當然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了,身體只有在排斥裡面的東西的情況下,才會有這些反應的,血流得那麼多,即使胎兒還沒流出也很難生存了吧。睡前跟老公講電話,他安慰我加油不要放棄,我也不敢告訴他我的感覺已說明了答案。這一晚我十分難過,我真的希望有誰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若是流產了,就讓要流出來的都流出來好了,若是胎兒還好的,則盡量不動保胎為上,但當沒有人可以告訴我該怎樣做的時候,確實是十分難熬的。

隔天早上被安排照超聲波,已看不見胎兒的蹤影,只有殘餘的組織,血還是流個不停,須進行刮宮手術。

陪伴了我們8週 (從得知起計) 的腰果米就這樣無聲無息的離開了,它沒有為我帶來很多痛苦,反而釋除了我們一直以來的疑慮,好讓我們放心更多。

這次流產讓我學懂了很多東西,學懂分辨血塊和組織 (血塊是可以弄散的,組織則不能),學懂流產後的調理和補身方法,還讓我得知原來吃素也可以獲得充足的營養,自此後便沒有再吃肉,也學懂了我們並沒有懷孕的障礙。

也許上天覺得我們的經歷未夠,因此要考驗我們,好讓我們可以幫助更多的人。至少上天已很明確的告訴我們,孩子是可以有的,只是時辰未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