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意推薦給重視性生活的伴侶的分享會

我個人一直認為性是一個很原始的慾望,不應壓抑,反而應該以開放及正面的心態去面對,而不是心想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

因此很想在此分享一些自己對性的坦率、經驗和知識,或許有緣遇上志同道合的人,互相交流。

C&S Wedding第三次的「享受婚姻.享受婚禮」分享會,我已我大膽地提出舉辦名為「 致性之道」的分享會,與伴侶們以活動的方式討論性事,目的讓參加者體會從不同角度思考「性」,不要給一般的社會價值局限了自己,並與參加者討論一些基本的性知識及性刺激的正確部位及方法。

為此我更特地參加了家計會舉辦的親密情趣篇講座,了解目前最為人認知的官方機構會給予什麼樣的資訊,結果是……  如果參加完他們的講座覺得不夠喉的,便可考慮參加我們的分享會了~ 哈~  感覺還是傾向保守一點,即使講座裡有很多做愛的影片,但內容還是很空泛的,是知識型講座,而絕不是實踐型的。

第一次的分享會將於5月11日舉行,目前為止報名人數不算十分理想,或許確實是選錯日子了(有幾位朋友表示有興趣卻要出席母親節聚會而未能參與)﹐或許是我太高估大眾對這個課題的接受程度,又或許我應該再認識一下怎樣做這方面的宣傳才能達至最佳效果。

無論如何,我們堅持只要有一對伴侶參加,分享會也會如期舉行,因為我們的唯一目的,就是要與認同我們的人分享。

「致性之道」分享會詳情可按此連結:http://www.cnswedding.com.hk/wedding-planner/events/seminars/sex_workshop/

「享受婚姻.享受婚禮」系列講座

為C&S Wedding籌備的「享受婚姻.享受婚禮」系列講座,終於能夠實行了!由開始構思到正式成為事實,原來都要半年的時間,希望今次開了頭,以後就可以更有效率地多辦幾次同類講座,讓公眾多認識婚姻及婚禮上應注意的事情。

請各位有興趣的朋友登入以下網址踴躍報名:
http://www.cnswedding.com.hk/wedding-planner/events/seminars/

由我第一天決定推廣婚姻教育開始,身邊的朋友總是口頭支持的多,實際參與的少,當中更有些人覺得這是不可行/超艱難的,因為人的通病都是「針唔拮到肉唔知痛」,很少人會在高高興興籌備一個豪華世紀婚禮的時候,會想到婚姻將來會面對的柴米油鹽;又或認為二人關係當然沒問題才會去到結婚那一步,那麼沒問題又何須輔導/教育?

有時候我會覺得或許這些只是自欺欺人的想法,我不相信天下有百分百配合的伴侶,二人來自不同背景,有著不同性格,需要磨合是必然的事情。伴侶溝通相處之道,永遠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只是人們是否願意面對自己的陰暗面和缺點罷了。改變是困難的,因為改變會為我們帶來壓力,人們都不喜歡面對「無謂」的壓力,因此不變最好。但是如果我們要更進一步,想要成長,我們就必須跳出自己的舒適圈。

我知道前路是艱難的,第一次辦的講座,預計了會蝕錢,已做好心理準備付費參加的人不會太多 (最後可能要邀請親朋好友來撐場),但我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是正確的,推廣預防工作是值得做的。每當見到有人認同自己的做法,哪怕是一個兩個,都會令我覺得一切的堅持和奮鬥都是值得的。

愛爾蘭是一個禁止離婚的國家,愛爾蘭是全世界結婚率最低的國家。(轉載)

Angel Cherry聲明:以下故事來自網絡創作,關於愛爾蘭的婚姻法資料並不真確,但故事很值得我們深思。


愛爾蘭是一個禁止離婚的國家,愛爾蘭是全世界結婚率最低的國家。

作為一個信奉天主教的國度,這個國家是禁止離婚的。

很多適逢婚齡的男男女女大都選擇觀望,遲遲不去婚姻登記部門辦理手續。

所以,在愛爾蘭流行不婚和晚婚。

但一對中國夫妻在愛爾蘭的結婚經歷,卻讓我們感受到了愛爾蘭這個國家對婚姻的完美詮釋。

林東在愛爾蘭國立都柏林大學奎恩商學院取得碩士學位後,
又工作了兩年,方纔辦理下來了我的簽證手續。

等到我終於獲準可居留後,距離當初他前往愛爾蘭已是 7 年。

我和林東都明白結婚意味“終身監禁”,不管將來是否幸福,都不得不搭進去一輩子。

可我和林東都已經等不及了,再拖上幾年,到時候有了孩子是像兒子還是像孫子?不行,得馬上結婚。
和林東手牽手走進了籠罩著神秘色彩的都柏林市政府機關辦公室大廳。

順著箭頭指示找到負責辦理結婚手續的“入口處”,迎面是一個碩大的液晶顯示屏,上面對結婚須知等注意事項作了詳細的說明:

本處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不辦理離婚手續。

但這並不意味著每個愛爾蘭公民只能和自己唯一的配偶廝守一生,

因為本國實行期限婚姻制,男女雙方在締結婚約時,

可根據多方面因素綜合考慮,協商決定婚姻關係的期限,

婚姻期限從 1 年到 100 年。

在本處登記備案後生效,期限屆滿,婚姻關係即告終止,

雙方當事人如有繼續共同生活的願望,可辦理延續登記,延續婚姻關係……

這完全出乎了我們的意料,在決定結婚前,我們誰都沒有事先來入口處詢問過,身邊的朋友也沒有提醒我們愛爾蘭實行的是期限婚姻—

我倆呆立在那裏,有點像兩個被宣告了死刑的囚犯忽然獲悉可以無罪釋放的解脫。

這婚還結不結?當然結。那麼,結多久?這是個問題。

入口處的“生意”格外冷清,除了我們倆再沒有別的光顧者。

工作人員看我們倆變臉一樣地轉換表情,也不催我們,示意我們自己去觸摸屏前面商量選擇。

然後就要求我們雙方協商選擇婚姻期限,可選擇 1 年– 100 年不同的期限,並且顯示出一行紅色的小字:

系統說明:

“由於辦理婚姻延續的費用較高,請選擇你認為最為適合的婚姻期限。”
我和林東有點發懵,本來就是橫下心豁出去這一輩子了的,
可面對自己自由選擇期限的時候,我倆那點信心又都動搖了。
林東小聲道:“要不,我們先結1年試試?”心裏有點不爽,
戀愛 10 年了臨到結婚了才選1年?林東看我面色不善,趕緊補充:“我估摸著這玩意按年收費,時間越長越貴,大不了明年再來續嘛” … …

好像想想也不錯,去超市買點心還能試吃呢。

不就是1年麼,萬一不合適,對雙方都好。

我倆對視了一下,終於一起選擇了最短的 1 年期。

系統立即予以確認:

“雙方婚姻關係成立,婚姻期限 1 年。”

接下來,進入結婚登記,我們最關心的最後一個程序,

系統顯示出

“辦理 1 年期限婚姻登記所需要繳納的費用– 結婚證書工本費2,000鎊!”

我們都有一種想砸了這台機器的衝動,2,000 鎊,折合人民幣 26,000 多元,搶錢呀!這幾乎相當於我們倆一個月收入的總和了。

雖然已經被提示過費用不菲,但這個價碼還是實在太過分了。

很不情願地刷了信用卡,於是,兩本如同法典般厚的結婚證書便擺在了我們面前。
有沒有搞錯?結婚證而已,需要搞得像《辭海》這樣厚嗎?

我拿起一本打開來細看,第一頁上這樣寫道:

“為保證雙方當事人適當履行婚約,順利完成 l 年期婚姻期限,

特此明確雙方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的權利義務。”

下面則分十二編、三百六十五章、兩萬一千九百款詳細地規定了雙方的權利義務,以及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義務所應承擔的責任。

林東有點慶幸地對我說:“幸虧我們選擇了1年期,如果選擇 100 年期,結婚證書還不得車拉船載,那工本費至少得花上百萬。”

我們悻悻地回家,捧著沉重的結婚證書,嘴裡咒罵著該死的入口處,
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儘管可以期限結婚,但愛爾蘭的結婚率還是這麼低了–這樣的收費,有人心甘情願結婚才怪。
雖然結婚證羅列了很多不按照結婚證履行義務將承擔的不良後果,我和林東還是很快把這兩本裝潢精美的結婚證跟《聖經》擺在一塊,當了裝飾品。

只有偶爾兩人發生爭執,需要判別誰對誰錯的時候,才會去翻翻結婚證作為“定罪”的依據。

可最後的結果就是,“罪名”尚未定下來,我們已經一不小心發覺了對方更多與結婚證要求相悖的言行舉止……
完全不實用嘛!我倆下定決心摒棄了這兩本結婚證,決定中為西用,
領著愛爾蘭的結婚證過中國式婚姻。
這下就輕鬆了,誰也不吵吵什麼權利義務責任後果了,按照做丈夫做妻子的本能行事,我累了他多做點,他太辛苦我多擔待點,工作賺錢過日子,一年時間也沒有什麼吵吵鬧鬧,轉眼就到了該續約的時候了。

打電話回國諮詢民政部,結果很讓我們沮喪,因為我倆都辦理了移民手續,已經加入了愛爾蘭國籍,因此不能在中國拿 9 塊錢的結婚證。

我們很肉痛地決定把打算買車的 10,000 鎊先用掉,先續個 5 年。

這次可就輕車熟路了,我發現觸摸屏上有個費用查詢按鍵,一時好奇就點擊了一下,我倒想看看最高期限 100 年的結婚手續到底要多少錢。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 100 年期結婚證的工本費僅為 50 便士–0.5 鎊,折合人民幣 6 塊多錢。

“這怎麼可能,準是系統出了故障。”林東嘴上說著,右手按下了證書預覽按鈕。

呈現在我們眼前的百年期結婚證書只是一頁薄薄的粉紅色紙片,
上面寫著這樣幾行文字:

“尊敬的先生、太太:

我不知道我的左手對右手、右腿對左腿、左眼對右眼、右腦對左腦,

究竟應該享有怎樣的權利
,究竟應該承擔怎樣的義務。

其實他們本就是一個整體,因彼此的存在而存在,因彼此的快樂而快樂。

最後,讓這張粉紅色的小紙帶去我對你們百年婚姻的美好祝願!

祝你們幸福!
都柏林首席法官:吉米.裡莫”

我看著林東:“敢選不?”林東也盯著我:

“你決定了嗎?這一下按下去,咱倆可就真成了一根繩子上的螞蚱,
再也甭想分開了!”

我點點頭,有點捨生取義的慷慨:“我豁出去了,這輩子就跟定你了,將來你別讓我為了現在的決定後悔。”

林東笑了,拉著我的手,一起點下了“100 年”那個選項。

揣著那張薄薄的粉紅色紙片,我和林東直奔車市買了輛全新的 BMW1 系轎車,馳騁在都柏林的街頭,我忽然覺得開車的林東從未像現在這般帥氣過……
這輩子,他將是我唯一的愛人,我們已經孤注一擲沒有了退路,可婚姻這東西,往往也只有在破釜沉舟的時候,才能綻放出最燦爛的光輝……

兩個人去結婚,有誰不是打算廝守終身白頭偕老的呢?

好文分享 — 經濟學家:為什麼人會結婚?

與大家分享一篇不錯的文章 (轉載自xanga),理性的人可反思一下自己是否真的很理性,而理性的分析與結果,又是你最想要的東西嗎?

最近讀過”The Economic Naturalist: Why Economics Explains Almost Everything (連結)”這本閒書,頗有趣的。作者嘗試用經濟學來解釋一些日常生活看得見的東西,例如為什麼牛奶的盒是四方的,而汽水罐是圓的?為什麼雪櫃的冰格沒有燈而下格有燈?為什麼神風敢死隊還要戴頭盔?
當中有一節是關於男女關係的,裡面我最感興趣的問題是「為什麼人們要結婚?為什麼他們不會不停的換對象?」
首先我們假設人是希望得到最好的伴侶,那麼大家大可以天天上yahoo有緣人、speed dating、蘭桂芳找伴侶,還可以換完再換,有機會愈換愈好。那麼,為什麼人們要結婚?
作者以租屋為比喻,假設你找到了新工作,打算搬到一個工作附近的地方。你會到這地方四處睇樓,不久,你便會知道以你的budget,你大概會找到怎樣價錢和質素的租盤,然而,找了一段時間,你知道available的租盤大概都是那樣子,愈找得久,邊際效益愈低。
於是,在云云差不多水平的租盤之中,你找到一個較為合心意的,你明白如果你不租,繼續找下去,邊際成本會愈來愈高(因為你快要返新工了),而邊際效益愈來愈低(找到更好的租盤的機會愈來愈小),於是你希望可以租下這單位。
你跟業主傾租約的時候,會提議簽訂多長的租約?一星期?一個月?三個月?一年?對於大部份的業主和租客來說,他們不會喜歡太短的租約,因為不論是業主找租客,還是租客找業主,都需要時間和金錢,太頻密的的searching涉及成本過高。
另外,對於你來說,一旦租了一個單位,便會投入時間、金錢和心機來執好間屋、添置家具、習慣那環境,這些投入的回報期不會是一兩個月,所以你會希望簽一張長一點的租約。
當然,業主和你簽署租約,意味著你們已經commit,代價是業主不能把單位租給他人,你也不能隨便走人,租另一個單位。同時,市場上的其他人,也會知道你們已經退出市場,不用再找你們傾。這種「犧牲」,換取的是一種「保障」,確保大家不用再付出成本尋找交易對象。
這是一種cost-benefit分析的結果。簽約這種committment,意味著保障的好處大於放棄機會的代價。結婚就是類似這個租約故事。
其實在現實世界大部份人的租約是永久的,因為隨著年紀增長,你繼續尋找而不commit的成本愈來愈高,而找到更好而又是單身的對象的機會愈來愈細,於是便會結婚,向其他潛在的競爭者宣佈你們退出市場,以放棄換畫來換取保障和安全感。
加上如果要生兒育女的話,這種保障是必須的-試想像當你新居裝修好、訂造的傢私到齊了,入了伙,然後業主告訴你你的租約要完了,你怎麼辦?
當然,這只是純粹cost and benefit的分析。當中沒有提及情感因素什麼的。作者在那一章的結尾也提醒讀者,這只是一個普遍的分析,當中的風險因素很多,而且人類情感的複雜性,有時候超出我們的理論解釋範圍,有婚姻輔導者指出,婚姻出現問題的人,往往就是把婚姻的cost and benefit分析得太透徹的人

擇偶與買鞋

今天從《雲尼鍾情—婉婉星情》的節目裡,聽到一個很好的比喻,很想在此分享。
女孩平時買東西,總愛把整條街的商舖逛完,才決定要買哪一件衣服或哪一對鞋。有時候,當我們很喜歡某對鞋,但當刻卻十五十六,總認為或許會在其他地方找到有更好或更便宜的鞋,然而若不買那對鞋,最後發現這是最好的話,又可能被別人買了,追悔莫及。
有時人在選擇終生伴侶時,亦遇有相同的情況,尤其是對於年紀較輕的人,總認為自己或許有更好的選擇。
我個人認為,這個假設是完全正確的,也是每個人都必須學習面對的問題。我們總會遇到比我們目前的伴侶更好的人,因此決定了結婚的那一刻,誓詞中除了「無論你是否最好的,我還是會愛你。」外,還應該包括「無論我是否遇到更好的人,我還是會在你身邊。」
因此,當決定是否買那對鞋時,該想的是我是否真的好喜歡這對鞋,若然買不回來我會不會後悔?而不是想什麼地方會有更好的。
當一個人能清楚自己的定位,以後遇到的每一個「好人」,也只會是他/她的好朋友,或欣賞敬佩的人,而不致於使他/她痛苦迷惘。
很多時候,現代人就是因為有太多選擇,所以就有選擇錯誤,就有令自己後悔及埋怨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