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臉婆是這樣煉成的

前兩天的化妝工作,因為其中一位模特兒身體不適突然缺席,我需要臨時頂替她,馬上為自己化妝造型,穿上晚裝被攝影師拍照。

20171111_162836
拍攝完成後和另一位 model 合照留念

很久沒有這樣悉心打扮過,當天晚上看著鏡裡的自己,真心覺得秀色可餐,原來打扮一下還是可以和以前一般漂亮的。

然而隔天早上,我因為孩子的淘氣而有點不耐煩,抬頭一看鏡裡的自己,天啊~ 面前的人面目猙獰,根本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黃臉婆」,昨天的秀氣姑娘哪裡去了?

這不是化妝的問題,而是心情的問題,當我叫自己放輕鬆一點,這個臉又變好看多了。

想像一下整天看著這張臉的老公和孩子,心情能有多好?難怪我最近都覺得老公越來越臭臉,大概是「鏡子效應」吧…

我不能控制很多事情,但我可以控制心情。孩子搗蛋與否,老公幫忙與否,工作順利與否,股票漲跌與否,這些都不是我能預計的事情,但要不要影響自己的心情,都可以由我個人來掌控的。

由今天起,為了變回一個靚太和辣媽,我決定自私一點,將其他所有事情都放輕,以照顧自己的心情為首要任務!😎

angelcherry_signature

你未死過,你識條鐵

最近大家都談論很多自殺的議題,不少心理學界的朋友轉載關於《不自殺契約》在臨床應用上的實際意義,作為一個曾經有自殺行為的過來人,我覺得我比任何講理論的專業人士,或不講理論只講個人意見的普羅大眾,都更有資格談論這些議題。

本來我從沒打算公開自己對抗抑鬱方面的故事,一來我不知道這些故事對其他人有沒有正面的意義,還是只會惹來更多的擔心和憐憫,二來公開了某些內容也可能會對牽涉其中的人有點影響,所以我從來都只會在閒聊中需要時才分享,但當我見著身邊的朋友及名人 (如卓韻芝) 都願意分享自己的經歷,令我鼓起了勇氣,去寫這一篇文章。確實活生生的故事是最能夠影響人的,比起說什麼道理、什麼理論,都更讓人容易聽進,以及容易記住。

10多年前,我的家人曾經患有嚴重的抑鬱症,需要定期覆診吃藥方能控制情緒。記得有一次父親聽過一個關於抑鬱症的講座後,跟我說講者提及抑鬱是會遺傳的,17歲、27歲、37歲這些關口最難過,著我自己留心多點,我當時大概22-23歲,我只是以「啊 」(表示知道) 來回應,其實早在18歲那年,我已經死過3次不成,只是這些事件我從來都沒有跟父母提及過…

15歲的時候,我已和朋友一起用玻璃手,藉著肉體的痛苦來減輕心靈上的痛苦,手臂上的疤痕仍留有當年的青春印記。當時以為那只是少女時代的反叛,對這些事情也不以為意,後來才知道這些自毀行為已是一個警號。

18歲那年,我犯下了一個自己也不想原諒自己的錯誤,母親更難以接受,還激動得想趕我出家門。我當時萬念俱灰,覺得身邊沒有一個支持我的人,於是就有了要自殺的念頭,覺得這樣對大家都更好。

當時的我正就讀預科,是學校的其中一個社長,課餘還參加醫療輔助隊,以及學習拯溺,給人的感覺是積極能幹的,我如常上學及參與活動,表面上完全沒有異樣,也沒對任何人提及心事,但是想要尋死的念頭其實已不停在腦海中盤旋。

第一次的自殺行動計劃是搭地鐵時,當時的地鐵並沒有幕門,我打算車來時就這樣跳下去,卻在這時給我遇見心儀的對象,他還少有地對我打了個招呼,那一刻突然灌注入心的溫暖,令我打消了尋死的念頭。

另一次,我走上了住家大廈的天台,發覺上鎖了,原來想上天台跳樓並不是像電視劇看的那麼容易。

再一次,本來我已計劃了上完拯溺班後不回家,更衣及跟同學道別時心裡也想著是最後一次,怎料一踏出泳池門口,我的父母正在等著我,然後他們和我去吃東西,我印象中那天他們並沒有說什麼,隔天才跟我討論如何一家人一齊去面對和解決問題,大概是上天收到了我的求助訊號吧,要是那天他們沒有接我放學,打算明天再跟我商討解決方案,可能已經沒有明天了…

其實撇除那些衝動型的自殺個案,我相信大部分有自殺念頭的人,尤其是那些不愛說心事沒有先兆的,都會像我這樣,自殺的決心並不是真的大到非死不可,稍為遇到一些阻礙,就會延緩了自殺的行動計劃,所以其實任何人或事的介入,都可以終止一個可能的自殺個案。

18歲那年死不了,後來事情亦解決了。到19歲那年,有一次和當時的男朋友傾電話時有一點爭吵,我的情緒很失控,當時腦海裡不斷出現 「我想死」的念頭,其實我的理性也曾經在抗爭,最後也不知因何行為被情緒支配了,我打開家裡的雪櫃,將媽媽平時留著備用的所有藥丸吞進肚裡,我不知道那些是什麼藥,大概是感冒藥、止痛藥之類吧,總共20多粒。吃了那麼多藥後人自然是不舒服的,又開始回復一點理性,我打了個電話給到過學校宣傳的「關心一線」防止自殺熱線,接線生聽見我說已吞了藥丸,只冷冷地回應「那我有什麼可以幫到你?要不要幫你報警?」我唯有無奈地說「沒事了」然後掛線,那一刻的孤獨和被遺棄感,比打電話前更糟。

幸好我總算是命硬的,睡醒後不舒服的感覺已舒緩很多,第二天也照常去了明愛醫院做義工,才跟男友提起昨晚的事,他著我馬上去看急症,但因為時間已過了很久醫生也沒能做什麼,只讓我留院觀察,卻意外地讓我住了六日院,抽了九次血,並發現了極罕有的遺傳病「巨型血小板症」。

這件事以後,我應承了媽媽及當時的男友以後都不會自殺,其實是我要對自己作出這個承諾,所以即使後來分手了,我仍然在每次出現自殺或自毀念頭時,都會用我最大的努力來控制自己的行為,有時甚至會出現左手捉著右手,不讓自己再傷害自己這些看似電影才會有的愚蠢情節,沒有死過 (嘗試自殺) 的人,會明白嗎?

這些年來,修讀心理學讓我最大的得益,不是如何去解讀別人在想什麼,而是幫助自己自救。我沒有因為認識心理學而完全打敗了我的抑鬱基因,也沒有因而減少了生活的壓力,偶爾仍然會情緒失控,會崩潰哭泣,會失聲尖叫,也會給自己製造新的傷痕,但是我能夠在失控之後很快便復原,因為我理解自己的情緒,亦接納自己,也能夠在感受到壓力爆煲之前,提醒自己應該要輕鬆一下。

所以,《不自殺契約》有沒有用?正如我所提及,任何的人和事的介入,都有機會挽救一個將要輕生的生命,所以作為一個介入工具也未嘗不好,只是要注意使用介入工具的人有否適當的知識和技巧去跟進,不然就可能會像我打的熱線電話一樣幫倒忙。

另外,作為正向心理學的支持者,我確實並不喜歡這個契約名稱,我們著實應該鼓勵別人愛惜生命,多於「不自殺」。要人的大腦接收否定訊息是困難的,叫人不要想香蕉只會馬上想到香蕉,所以什麼不自殺、不吸毒的口號根本是多餘的,重點都錯放了。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給人一把刀,可以用來殺人,也可以用來救人。同樣的工具可以是幫手,亦可以成為幫兇。同樣地,評論可以讓事情更差,亦可以令事情更好。

~ § 此乃車厘天使原創文章,歡迎分享轉載,或訂閱支持 § ~

嬰兒濕疹的自然療法 (下)

上回提及濕疹的處理不外乎正確處理傷口、保濕、止痕、防抓,就讓我分享更多舒緩濕疹不適的方法,和其他相關資訊。

保濕篇

保濕產品一般按其油水比例產生的狀態,分為保濕乳液 (lotion) 、保濕霜 (cream) 和 保濕膏 (ointment),不同的濕疹情況應使用不同的保濕產品,一般來說就是乾對乾、濕對濕,即是濕疹初期皮膚只是表面乾燥,就應該用水份較少的 ointment,而嚴重滲液的濕疹,就應該用水份較多的 lotion。

選擇保濕產品時應留意其成分,盡量選擇不含人工香料的,越多英文字加數字那些化學添加物的越不可取。另外值得一提的是 petrolatum、paraffin wax 這些其實是石油副產品 (包括凡士林),並不建議嬰兒長期使用。

自家製的人奶lotion (母乳乳液) 也是不錯的選擇,起碼可以很清楚有什麼成分,只是因為不含防腐劑,所以保質期很短,可存放雪櫃以延長保質期。較早前我也嘗試過造母乳乳液,但由於比例不當,變成了膏狀,待我稍後真正成功了再和大家分享製作方法。

止痕篇

寶寶抓痕時自己不好控制力度,很容易抓傷自己,所以最直接的止痕方法是替寶寶抓痕,當看見他抓時,就用較溫和的力度幫他抓,或用紙巾隔著幫他輕力磨擦以減輕痕癢 (對滲液傷口比較管用)。

另一個方法是冷敷,用冷毛巾敷在寶寶覺得痕癢的地方,用冷的感覺取代痕癢的感覺,效果顯著,當然當毛巾不再冷時就會覺得癢。這個方法必須很小心,假如使用從冰格取出的冰墊,必須先用厚毛巾包裹,不能直接接觸皮膚,並不時查看寶寶皮膚會否過冷 (不是查看冰墊溫度,寶寶的皮膚比成人敏感),以免凍傷。通常我會將濕毛巾放在雪櫃普通格,雖然很快會不冷,但保證不會凍傷寶寶。

我親身試用過紫草根膏,可以減掉 70-80% 的皮膚痕癢,但塗上後需要幾分鐘始見效,因此用在寶寶身上,有時有一點效果,有時他還是等不了要狂抓。有些資料指紫草膏對沒有G6PD缺乏症 (蠶豆症) 的嬰兒安全,另一些則不建議兩歲以下的嬰兒使用,因為嬰兒幼小用在皮膚很容易過量了而不自知,也可能是由於紫草和紫草根的混淆,正確知識我也不很清楚,要是有專業人士了解歡迎指教。由於有一定的憂慮,而且效果不算十分顯著,所以我只會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才試一點點。

防抓篇

除非將寶寶綁起來,否則我們並不能防止寶寶抓痕,而且我們自己也應該試過痕癢難當的滋味,阻止寶寶抓其實很殘忍,所以應該是要防抓傷,而非阻止他抓癢。

沒有方法比剪短寶寶的指甲更直接有效,有些媽媽說2-3天要剪一次,我就每天都趁寶寶睡著幫他修剪和銼平指甲,真的好累人,但很重要,寶寶的新陳代謝快,稍為長一點的指甲都可以抓傷皮膚,令本來已有傷口的皮膚惡化。

嬰兒防抓相信大家都會想到嬰兒小手套,對於濕疹不太嚴重和較年幼的嬰兒,是非常好用的,日間讓寶寶用已剪短指甲的小手自由探索,無礙他的正常發展階段,睡眠時則可用小手套幫手防抓。但是年長一點的寶寶懂得自己脫掉手套,就沒有意思了,小馬寶寶病發時尚未懂得脫下手套,但因為他的傷口大和滲液,在棉質手套的磨擦下傷勢更為嚴重,後來我發現了濕疹專用的防抓袖套,簡直是濕疹寶媽的恩物,寶寶照樣可以抓癢舒緩不適,又可減低對傷口造成更大傷害,配備不同尺碼,兒童都適用。 按此查看防抓袖套的分享文章

2015-03-17 16.44.15-1(1)

食療篇

母乳是王道!正在餵母乳的媽媽,千萬別聽信讒言,認為母乳有問題,讓寶寶改吃什麼低敏奶粉、豆奶之類的東西,母乳絕對是為寶寶度身訂造的天然食物,蘊含三百多種營養素和抗體,絕對不是任何嬰兒配方奶能夠複製的,而且非人體本質的牛奶、羊奶、豆奶,都有機會令嬰兒過敏,但寶寶絕不會對媽媽的母乳過敏。可能有人會說是母親吃了某些食物,令吃母乳的寶寶過敏,當然不能 100% 排除這個可能性,但其實母乳本身會自行過濾調節,即使母親吃過西藥,母乳中存在該藥物的份量其實非常少,所以大部分藥物對母乳媽媽都是安全的,而即使在第三世界國家母親自己營養不良,仍然會製造出適當營養比例的母乳供給孩子成長,這些就是造物主美妙的精心安排,人類毋須庸人自擾,覺得有什麼人造產品可能比母乳更好更適合孩子。

我不知道特定的食療對寶寶的作用有多大,因為畢竟當時小馬寶寶還小只吃母乳,試食療的其實是我而非小馬寶寶本人,我也在此整理一下找來的資料,好讓其他媽媽參考一下吧。聲稱對濕疹皮膚有幫助的食療包括:椰子油、布緯食療 (阿麻籽油加矛屋芝士)、大麻籽油等,不外乎是維他命 E 和 Omega-3 這兩種皮膚修復之王,再者就是益生菌,也有研究顯示對舒緩濕疹有幫助。

其實最基本的食療,就是均衡的飲食,確保身體攝取足夠的營養需要,大部分疾病就可不藥而癒,應盡量避免讓寶寶吃加工食品和調味料 (詳見《吃出健康寶寶》一文),攝取足夠水分和多曬太陽,都是一些老生常談的健康資訊。

消減致敏原

敏感其實是身體的免疫系統毛病,誤將一些正常物質以為是外物入侵,從而刺激了免疫系統作出反抗,令我們產生打噴嚏、流鼻水、流眼水、起紅疹等等的癥狀,以排除身體認為有問題的物質。即使有容易過敏的體質,也不代表一定會患濕疹,因為濕疹發病是需要誘因,例如環境、天氣、食物、情緒等。

環境致敏原是最避無可避的東西,因為灰塵、毛絨、塵蟎,甚至污染的。空氣,都可以誘發濕疹,我們只可以盡量減少接觸,但總不能完全消除。所以我經常說體質改善濕疹就會痊癒,不是沒有其他方法,只是除非你很清楚自己對什麼敏感而又可以避免,否則強迫症地要求自己處於一個無菌的保護罩裡,似乎也不太合乎效益吧。

剛才提到吃母乳的寶寶仍有可能是因為母親的食物而過敏,要是能夠找到什麼食物引起過敏,只要避開不吃就沒有問題了,但假如毫無頭緒寶寶對什麼食物過敏,便漫無目的地胡亂戒口,只會造成自身的營養不良,影響健康。

至於開始吃固體食物的寶寶如何測驗食物過敏,衛生署都有很多相關資訊提供,基本上就是每次只加一種新食物,觀察三天沒特別反應便應該安全。健康院姑娘教我,要是寶寶真的對某種食物敏感,發出來的通常不是濕疹,而是先在嘴邊出現紅腫,的確寶寶在吃過乳酪後十五分鐘左右就有反應。吃某種食物後出現過敏反應,應暫時停止食用該食物,過一段日子再試,要是再吃時再次有相同反應,則表示那種食物真的會引起過敏,便應全面停止食用,直至寶寶兩歲後,消化系統發展得比較健全才再嘗試。

衛生署建議患濕疹的寶寶最好延至六個月後才引進固體食物,以減低食物過敏令濕疹更嚴重的風險。有研究指不用特意避開容易致敏的食物,如花生、雞蛋等,反而可以減少寶寶長大後對那些食物的過敏。然而對正在患濕疹的寶寶來說,我個人就覺得不要將他放在太高風險的位置較好,所以即使小馬寶寶五個月左右已開始對食物產生興趣,我也到六個月才給他嘗試第一口,而且容易致敏的食物都一一迴避,直至他的情況稍為好轉,才慢慢逐少再試。

六個月以上的寶寶可考慮做過敏測試,找出可能的食物和環境致敏原,測試結果不一定準確,但起碼可以收窄試驗敏感的目標範圍。另有說六個月以內的嬰兒的抗體主要是來自母親的,所以過敏測試並不準確。

壓力是成人濕疹的頭號敵人,我不知道嬰幼兒是否真的如我們想像中般無憂無慮,或者年紀輕輕的他每天都要面對不同的成長轉變,壓力比我們還要大好多,我也不知道我們可以怎樣緩解寶寶的壓力,唯一的貼士是,嬰兒對自身的評價很大程度取決於成人的反應,要是我們因為擔憂而經常眉頭緊皺、忐忑不安,寶寶也會感受到我們的緊張而變得緊張起來,所以我們要保持輕鬆和心情愉快去面對一切,他的經歷是上天給他的修行,擔憂不能代他受苦,反而有機會幫倒忙。

~ 歡迎留言分享經驗或知識,感謝賜教 ~

~ § 此乃車厘天使原創文章,歡迎分享轉載,或訂閱支持 § ~

病態文化

閱讀過 Go Kids 創辦人 Esther Chu 的文章,我不是不認同她的觀點,但感覺總是怪怪的。

例如讀到一篇講及家長迫子女參加各類興趣班,以致沒有了與子女最基本的聯繫,我當然非常認同這些「直昇機家長」對子女的負面影響,但我心裡想,我身邊真的有很多這些家長嗎?答案卻是否定的。

其實嚴重的直昇機家長問題,或者只佔所有家長的10-20% (我只是隨便估計,沒有實質數據),在社會只屬少眾 (minority),但當這少眾被問題化、標籤化,就會成為社會的焦點,令人有大多數家長都是這樣的錯覺。 例如我們每天看到的新聞大部分都是負面的,都離不開天災人禍、意外疾病、什麼政策措施不夠好、什麼政要人物出問題,造成了「地球很危險」的假象,因為新聞就是要報道不尋常的事啊!就是因為社會的道德標準,一直把吃得飽、穿得暖,家庭社會和諧穩定,君惠臣忠、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等,視為理所當然的尋常事,所以新聞報道才會出現病態的偏頗,以負面資訊不斷轟炸普羅市民。

又例如,在我未懷孕前曾經在討論區見到有人「呻」懷孕四、五個月都無人讓座,結論是現在的人都是自私的。但我的自身經歷告訴我,懷孕四、五個月時,我自以為很明顯,但其實朋友都看不出我懷孕,只以為我心廣體胖了點,而當我明顯懷孕時,在公共交通工具裡,大約有80%的時候會有人讓座,換言之大多數時候都有人讓座,然而假如我們認為讓座給大肚婆是理所當然的事,我們的眼中永遠就只看到那20%沒人讓座的時間。

USB

這些事例都說明我們的心理認知和現實數據可以是毫無關係的。 當然有些人會說即使是小眾,錯誤的事就要提出指正,才會有進步呀!對,病態問題是需要提出的,所以我從來沒有否定這類創作文章的價值,然而個人認為當焦點已被過份放大了,我們毋須再為事情加添負能量,作為正向心理學的支持者,我希望身體力行地不助長社會的病態文化,由「我們不應…」的論調改為「我們應…」,才真正對社會有所裨益。

批評別人很容易,借批評別人來贏得掌聲也不難,但如果可以不用批評或少許批評,然後多多建設性鼓勵,將會對社會造成更多正面的影響。

如果命運能選擇

聽說有個雙胞胎研究,研究員分別探訪兩名年少時共同生活在酗酒父親的家庭暴力下的雙胞胎兄弟,十多歲後他們二人各自生活,後來都娶得了一位妻子,現年三十多
歲。研究員探望第一位雙胞胎兄弟,發覺其家庭模式就好像是其父親的翻版,他跟研究員說:「你知道我父親的事,我怎麼可能不是這樣?」研究員再探望另一位雙
胞胎兄弟,發覺他的家庭非常融洽和諧,和妻子相敬如賓,研究員問「為什麼會這樣?」他說:「你知道我父親的事,我怎麼可能不是這樣?」

很多時候,其實事實並沒有要我們選擇,而是我們選擇了接受哪方面的事實。

正向心理學

堅持每星期自修一課positive psychology (正向心理學),給我很大的鼓舞和啟發。

Positive psychology起始於1998年,即是我入大學的前一年,我讀書的幾年還未普及,因此從未聽過這個學派的名字,直到去年參與一個義工訓練,首次接觸便對它產生濃厚的興趣,因為當中的內容,與我這些年來累積的生活智慧不謀而合。

後來我發現網上上載了一個哈佛大學的positive psychology課程,於是便決定在百忙中也要安排時間,讓自己學習。

經較深入的了解後,原來positive psychology並不是什麼新事物,而是從人本心理學 (humanistic psychology) 衍生出來的產物,將一些我已學過的理論整合,重新以積極正面的形象包裝,目標是將高不可攀的學術理論,變成人人皆可實踐的生活智慧。

這正正是positive psychology對我有極大吸引力的原因,因為近幾年,我之所以能克服先天的抑鬱基因,充滿正能量,越來越享受快樂,都是拜當初堅持修讀心理學所賜,因此我很明白應用心理學的重要。我亦嘗試將這些經驗,結合學術背景的支持,推廣婚姻教育,讓伴侶們有所得益,為世界添加一點正能量,因為“家”是組成世界的基本單位,以婚姻作為切入點是最佳位置。

如果我的分享能影響三個人,而這三個人又會影響另外三個人,慢慢地整個世界都會充滿正能量,這正是pay it forward的道理,也是我一直的夢想,因此我不會放棄救活任何一隻在我面前的海星。

災難的啟示

今次的日本9級地震與海嘯,觸發了一陣世界末日恐慌潮,有人說不必辛勤工作,有人說會珍惜眼前人,有人說過得一日算一日。其實我們只要問自己兩個問題,便會知道這個恐慌為我們帶來什麼影響。

問題一:假如幾日後便是世界末日,你會做什麼?

答這個問題時,你的心中可能浮出了很多念頭,有些是實際行動,如及時行樂、不上班、將資金轉移、向愛人說愛,向仇人報復、幫助有需要的人、自殺等,有些是認知上的轉變,如珍惜生命、透悟人生、對世界或世人失去信心等。

問題二:如果末日是在300年後才出現,你又會怎樣?

這個問題讓我們發現,正面的思想是仍然留下及可取的,而中性或負面的則對我們的影響似乎不大。

舉例說,如果問題一你的答案是「反正都會末日,便不用工作,多些陪伴家人及做自己喜歡的事。」問題二告訴你末日還沒有發生,因此你只有繼續工作,但你未必會像從前那樣日日加班,因為你發現原來家人對你來說是最重要的,這些正面的思想一旦產生了,便不會離開。

又例如,問題一的答案是「與其等死,不如自殺,反正我的人生也沒什麼意義。」問題二會告訴你,你還得繼續過你那沒意義的人生!負面思想不會為我們帶來什麼生活上的轉變 (如果會,那已是不合乎現實的病態,請尋求專業協助),但只有正面的思想,才能讓我們的生活有所裨益,令我們的人生更進一步。

對我來說,今次的災難給我的啟示,是上天正在給予世人一個機會,因為災難發生在日本,一個有充份準備和應變能力的國家,而不是其他地方。

地球在變,人類被自己種下的禍根所毀滅是必然發生的事情,只是沒有人知道會在哪一分鐘在哪裡發生,是慢慢地發生,還是如《明日之後》般幾天內將一切摧毀。

世界各地的人都在讚嘆日本人的國民教育和能耐,這正正是要告訴我們這些獨善其身的人,我們目前慣於逸樂的生活是絕對可以改變的,而且也應該要改變。

一直以來我也知道少部分人的努力無法扭轉大局,我也做好了陪死的心理準備,為大部分人造下的孽障而共同承擔後果。然而上天有好生之德,她正一次又一次的給予世人種種機會,讓我們做好自己,愛惜地球。

對於這個非必然的機會,你會繼續視而不見?還是會開始為世界盡一點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