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臉婆是這樣煉成的

前兩天的化妝工作,因為其中一位模特兒身體不適突然缺席,我需要臨時頂替她,馬上為自己化妝造型,穿上晚裝被攝影師拍照。

20171111_162836
拍攝完成後和另一位 model 合照留念

很久沒有這樣悉心打扮過,當天晚上看著鏡裡的自己,真心覺得秀色可餐,原來打扮一下還是可以和以前一般漂亮的。

然而隔天早上,我因為孩子的淘氣而有點不耐煩,抬頭一看鏡裡的自己,天啊~ 面前的人面目猙獰,根本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黃臉婆」,昨天的秀氣姑娘哪裡去了?

這不是化妝的問題,而是心情的問題,當我叫自己放輕鬆一點,這個臉又變好看多了。

想像一下整天看著這張臉的老公和孩子,心情能有多好?難怪我最近都覺得老公越來越臭臉,大概是「鏡子效應」吧…

我不能控制很多事情,但我可以控制心情。孩子搗蛋與否,老公幫忙與否,工作順利與否,股票漲跌與否,這些都不是我能預計的事情,但要不要影響自己的心情,都可以由我個人來掌控的。

由今天起,為了變回一個靚太和辣媽,我決定自私一點,將其他所有事情都放輕,以照顧自己的心情為首要任務!😎

angelcherry_signature

多謝關心

自從有了小朋友以後,和身邊朋友的聯繫好像突然緊密了很多,甚至連偶遇的路人, 都會因為BB而聊上兩句。

寶寶兩個多月時開始患濕疹,更加容易惹來旁人的關心,「BB怎麼了?」「好嚴重呢,佢好痕好辛苦」「你同佢塗XX / 睇XX醫生,就會好啦,我個BB都係咁」「食人奶,是否妳吃錯什麼?」當然對我這個知識型媽媽來說,這些意見大部分我已知得很清楚,有些方法也有嘗試過,而另一些則是不想嘗試 (稍後我會再寫一篇關於利用自然療法來幫助寶寶舒緩濕疹的文章),初時聽到這些意見,有時會覺得不耐煩,尤其是那些對這個病無知卻胡亂猜測責怪的,甚至會反駁對方。

後來我想通了,所有這些個人意見與評論,其實都是出於關心,我實在毋須將別人的關心拒於門外,何況多聽一個意見也無妨,這確實也是我的心得的來源之一,總有些時候會聽到一些我未曾想到的新知識。

我的知識庫儲存流程:

奇想 / 看到或聽到的說法 –> 資料搜集 –> 分析過濾 –> 親身試用 / 實驗 –> 調整 –> 存入知識庫 –> 分享 (選擇性)

所以現在當我再聽到旁人對我的寶寶指指點點,不論是中聽的還是不中聽的,我都會微笑講一句「多謝關心」,通常對方也不會再說什麼了。

個人修養就是不論對方說什麼做什麼,我依然保持著自己的優雅。

病態文化

閱讀過 Go Kids 創辦人 Esther Chu 的文章,我不是不認同她的觀點,但感覺總是怪怪的。

例如讀到一篇講及家長迫子女參加各類興趣班,以致沒有了與子女最基本的聯繫,我當然非常認同這些「直昇機家長」對子女的負面影響,但我心裡想,我身邊真的有很多這些家長嗎?答案卻是否定的。

其實嚴重的直昇機家長問題,或者只佔所有家長的10-20% (我只是隨便估計,沒有實質數據),在社會只屬少眾 (minority),但當這少眾被問題化、標籤化,就會成為社會的焦點,令人有大多數家長都是這樣的錯覺。 例如我們每天看到的新聞大部分都是負面的,都離不開天災人禍、意外疾病、什麼政策措施不夠好、什麼政要人物出問題,造成了「地球很危險」的假象,因為新聞就是要報道不尋常的事啊!就是因為社會的道德標準,一直把吃得飽、穿得暖,家庭社會和諧穩定,君惠臣忠、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等,視為理所當然的尋常事,所以新聞報道才會出現病態的偏頗,以負面資訊不斷轟炸普羅市民。

又例如,在我未懷孕前曾經在討論區見到有人「呻」懷孕四、五個月都無人讓座,結論是現在的人都是自私的。但我的自身經歷告訴我,懷孕四、五個月時,我自以為很明顯,但其實朋友都看不出我懷孕,只以為我心廣體胖了點,而當我明顯懷孕時,在公共交通工具裡,大約有80%的時候會有人讓座,換言之大多數時候都有人讓座,然而假如我們認為讓座給大肚婆是理所當然的事,我們的眼中永遠就只看到那20%沒人讓座的時間。

USB

這些事例都說明我們的心理認知和現實數據可以是毫無關係的。 當然有些人會說即使是小眾,錯誤的事就要提出指正,才會有進步呀!對,病態問題是需要提出的,所以我從來沒有否定這類創作文章的價值,然而個人認為當焦點已被過份放大了,我們毋須再為事情加添負能量,作為正向心理學的支持者,我希望身體力行地不助長社會的病態文化,由「我們不應…」的論調改為「我們應…」,才真正對社會有所裨益。

批評別人很容易,借批評別人來贏得掌聲也不難,但如果可以不用批評或少許批評,然後多多建設性鼓勵,將會對社會造成更多正面的影響。

天下太平

發覺身邊有很多人很喜歡管別人的閒事,但又不見得那人自己的修養有多高。
我經常說一句話:「我不會聽你說什麼,我只看你做什麼。」
自己的身沒修好,反過來認為人家這樣不對那樣不對,難道就有人認為你說得很對?

《禮記‧大學》云「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由此可見「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一個順序,而且缺一不可,才能做到天下太平的大同理想。

有些人或會認為治國和平天下是政治家所為,與自己無關但當我寫這篇文章時找來很多網上的資料,並用自己有限的知識重新理解一下,發現「治國、平天下」有盡自己的所能推己及人,幫助整個社會的發展,從而達到天下平的目的。
有人說「齊家」比「平太下」更難,因為事業有成的人都不一定家庭和睦。假如我的理解沒錯的話,不能「齊家」的人根本就不能稱得上真正能「治國」或「平天下」,其對世界的貢獻只是九牛一毛,是自己想得太多罷了,以為事業有成就等同平天下,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古人的知慧是有其價值的。

看來「天下太平」並不應只是對蠟燭或流星許下的願望,而是在於我們有沒有親自實踐。

劉德華的謊言

劉德華近期為自己的謊話,向曾經信任他的人公開道歉,並希望獲得原諒。

我認為,這已經不是原諒與不原諒的問題,而是對他實在非常失望。

去年年初的藝人淫照風波,以致近期的藝人吸毒事件,已告誡所有藝人,你們是公眾人物,你們的一舉一動,也是大眾的仿效對象。劉先生這番言論,會否令人覺得說個謊話,只要道個歉,便會獲得原諒,並沒有什麼大不了。

我尊重藝人有自己的私穩,有些事他們不想說可以不說,他們可以轉了一大個彎後還是無可奉告,就像黎明夫婦,他們只是不說出事實的全部,卻沒有說過半句假話。然而,劉先生竟敢公然說出「我結婚一定會通知歌迷,通知傳媒」這些說話,故意的謊言,是最令人失望的,因為這個人對誠信毫不重視。

心理學101就告訴我,為了做研究,我們可以隱瞞 (concealment),但基於道德規範我們不能欺騙 (deception)。

誠信破產,是最可悲的事情之一!

港女論有感

(由Angel Cherry親筆撰寫—轉載自Facebook網誌)

就3月8日無線「星期日檔案」裡的節目,我希望作出以下的回應及聲明。

首先,我對於TVB的採訪手法深感失望。原先TVB請Yahoo!作中介人,邀請我、Stephen和另外5位使用Yahoo!友緣人的夫婦及朋友作訪問,題材是圍繞網上交友,當中只有一條建議問題是與「港女」、「電車男」有關。但到正式採訪當日,記者向我們交代是次節目就是以「港女」作題材,而訪問員從開始到結束,都只引導性地問及一些我們對「港女」的看法,完全與網上交友無關。事後我們都不明所以,為何TVB要找我們這些身份的人來做訪問?基本上隨意在路上訪問一些路人也可以得到類似的答案。事後播出的片段幾經刪剪,斷章取義,務求營造一個男女罵戰的局面,這個也是我們預期的了。(也沒有算他們搞錯了我的名字)

其次,為免一些朋友誤會我們痛恨「港女」或「港男」,特意在這裡歸納一些我們自己認同與不認同的觀點,讓朋友們更了解真實的我們。

我不排除確實有些女性有著很多「港女」的特質,但也還有很多女士並不是這樣。那些所謂的「港女」特質,其實都是基於缺乏自信、價值觀不知如何定位下的副產品。當現今少女們從小嬌生慣養,任何事都被編排得妥妥當當,漸漸長大後心裡不願意再接受長輩們的安排,希望有自己的一套,但又不知何去何從,就只好跟著潮流走,朋友要名牌,她們就要名牌,朋友要可愛、要自拍,她們就裝可愛、就自拍,朋友都是這樣對男朋友的,她們就會認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所以就形成現在的「港女」。

我認同節目內提及港女缺乏自信,想裝扮,但品味不足,而品味不足來自修養不足。其實不論港女港男,均可以對異性有要求,但大前提是自己有這樣的條件去要求。不論是男是女,增值個人修養與內涵,選擇適合自己身份與年紀的裝扮,不隨波逐流,才是永不貶值的資產。

恕我萬萬不能認同女士裝扮是為了男性。就我個人而言,裝扮是自信的表現,百分百是為了自己,供男士觀賞只是一個附屬效果。自信對女人來說十分重要,當然我也不排除有些女性的自信心就是來自那些名牌手袋和浮誇的化妝,說到底,都是缺乏自信和自我定位的表現。

節目尾段的總結道出,男女相處之道,貴乎坦誠和互相尊重。其實「港女」也好、「港男」也好,這些無聊的謾罵,也只說明了男女之間的不同需要,實在值得各方反思。就算被說得再差的「港女」也有男朋友,也會嫁得出,畢竟這個世界,是有市有價的。只要能夠找到與你的另一半相處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毋須理會別人的評價,也毋須批評別人的觀點與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