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倪周分手的回應

  對於周慧敏小姐的忍痛宣言,還惹來很多網民的唾罵和不諒解,我實在感到很難過。

  其實自古以來的中國,一直奉行一夫多妻制,女人都習慣了和別人分享自己的老公,她們在乎的不是老公有多少個女人,和幾多女人有性關係,而是老公是否顧家、是否對自己好。然而,在香港的社會裡,一直受著西方文化的影響,將一夫一妻制視為至高無上的法則,更將此法則誇大扭曲,演變成今天的女性無法容納任何在老公身邊的其他女人,包括他的母親、女性朋友、女同事,只要老公對這些女性較好一點,老婆都會臉露不悅。說到底,這要不是因為她們太過霸道,就是她們太缺乏自信,害怕自己的地位不保。

  對於這次「引疚分手」事件,倪先生沒有錯,他的抉擇完全與《色慾都市》裡的Samatha一樣「我愛你,但我更愛我自己(的慾望)」,畢竟要為愛一個人而要失去自己的本性,並不很容易,也不見得很值得。然而,最可笑的是,周小姐也沒有錯,她絕對能夠接受倪先生的本性,樂於做傳統的中國女人。那麼這一對應該很合襯,也相處得很融洽的情侶,究竟錯在哪裡?

  我個人認為,錯只在於他們並不是平凡的人。假如他與她只是一個普通人,只要他們能夠磨合一套自己的相處方式,根本就不容外人評論對錯,可是他們就是那麼的不平凡,他們的一舉一動,都不只要向愛侶交代,而是要向所有人交代,因此倪震的分手聲明,我認為他的隱含意義是「我愛你,因此不願妳承受這樣的痛苦與壓力」,而這些痛苦與壓力,不是來自倪先生本人,而是來自世俗的眼光與道德標準。

  因此,請各位包容度甚低的網民,你可以不檢討你自己,但請不要再對別人的不平凡落井下石,他們已經夠痛苦了。

擇偶與買鞋

今天從《雲尼鍾情—婉婉星情》的節目裡,聽到一個很好的比喻,很想在此分享。
女孩平時買東西,總愛把整條街的商舖逛完,才決定要買哪一件衣服或哪一對鞋。有時候,當我們很喜歡某對鞋,但當刻卻十五十六,總認為或許會在其他地方找到有更好或更便宜的鞋,然而若不買那對鞋,最後發現這是最好的話,又可能被別人買了,追悔莫及。
有時人在選擇終生伴侶時,亦遇有相同的情況,尤其是對於年紀較輕的人,總認為自己或許有更好的選擇。
我個人認為,這個假設是完全正確的,也是每個人都必須學習面對的問題。我們總會遇到比我們目前的伴侶更好的人,因此決定了結婚的那一刻,誓詞中除了「無論你是否最好的,我還是會愛你。」外,還應該包括「無論我是否遇到更好的人,我還是會在你身邊。」
因此,當決定是否買那對鞋時,該想的是我是否真的好喜歡這對鞋,若然買不回來我會不會後悔?而不是想什麼地方會有更好的。
當一個人能清楚自己的定位,以後遇到的每一個「好人」,也只會是他/她的好朋友,或欣賞敬佩的人,而不致於使他/她痛苦迷惘。
很多時候,現代人就是因為有太多選擇,所以就有選擇錯誤,就有令自己後悔及埋怨的理由。

素顏的自信

有時候會聽到這樣的話:「真正喜歡我的人不會在乎我的外表,只要有內在美便可。」
這一點恕我一直都難以認同,就算再有內涵的人,假如沒有一個合宜的外表吸引人去注意,所有事情都會事倍功半。
當然,我也不相信那些單有外表,而內容空虛的人,會有長遠的成就。
因此,增進個人修養、認識如何表達自身的美麗,及作合宜的打扮,以增進個人的自信,均是十分重要的課題。

至於合宜的打扮,也不等於要化很多妝,而是要在適當的場合作適當的打扮。例如我自己,要進行專業的美容化妝工作的時候,或出席一些需尊重別人的場合,我一定會化妝。但當做運動的時候,總很難任由汗水將我的妝品溶掉,或利用全防水系列的化妝品,費時之餘也未必十分值得,看著一個自然的人做運動,總比看到一個美麗但不真實的人來得舒服。

因此,最近我會在不需化妝的場合,展示我素顏的自信。我發現,原來只消最低限度的整理 (連遮瑕膏也沒有),只要我相信自己是美麗的,我還是同樣美麗!

但當然,也要我的基本皮膚狀態良好,我才能發揮這種自信。作為一個化妝師,我也經常告訴別人「靠粉底不如打好個底」,無疑基本護理是應該比化妝先行一步的。

誰說無得救?

和一些朋友聊天,會發現他們對自己的皮膚,某程度上已處於一個學習無助 (learned hopelessness) 的狀況,這是由於多次嘗試不同的產品或光顧不同的美容院,均解決不了他們的問題,白白浪費時間與金錢,以致他們對所有產品都失去信心,亦認為自己的皮膚「無得救」。
有時候看見這些朋友,真的有點兒心痛!
知識對於我們確實十分重要,作為消費者,當在缺乏知識的情況下胡亂購物,或相信了對產品及皮膚結構也一知半解的售貨員的說話而購買了不合用的產品,確實會令人很沮喪的。
因此我經常希望讓我的朋友或顧客,認識自己的皮膚,認識自己的特點,認識怎樣選購適合自己東西,即使最後他們光顧了別人,錢沒有給我賺,我也希望他們能夠找到適合自己的東西,不要再相信「無得救」這個荒謬論調!

男女大不同?

人們常道「男女大不同」,根據我多年的觀察與研究,男性和女性確實有很多不同,尤其是在想法和做法上,的確有很大差別,然而,在心理上的依歸和愛的感覺上,男和女基本上是一樣的。
男人和女人在心底裡都同樣渴望被愛、被尊重,只是他們要求的東西與表達的方式均截然不同,因而會給人男女大不同,不能理解異性的感覺。
因此有時候,其實只要換個角度,看對方背後的原因,而不只是執著於眼前的事件,你就會發現,男人愛對其他女人性幻想,就等於女人衣櫃爆滿仍然要買衣服一樣,根本都只是一種本能的慾望,毋須大驚小怪。

美麗第一課

如何才可令自己變得更美麗?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多飲水、多睡覺、多笑」。
某程度上,保持美麗的方法亦是養生之道。
因此我將健康與美麗歸為同一類,因為根本上,擁有健康,就擁有美麗。
然而,沒有病痛並不等於健康,我們必須認識自己的身體、認識何謂健康,才有可能擁有健康。此外,心理健康也是美麗的重要元素,而我會認為是最重要的元素。

美麗事業由此起

有人認為我漂亮,然而我認為我的美不是天生的,而是經過後天的努力學習的成果。因此我總認為每個人都擁有美麗的權利,即使再普通再平凡的人,都總有其自身的優點。
某程度上,只要懂得隱惡揚善,將自己美麗的地方突出,將不足的地方收藏或加以修飾,就是最基本的美麗概念。然而說易做難,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長處,或不懂得如何修飾自己的短處,只有盲從坊間或書本的報導,從沒有考慮過這些評論對自己適合與否。
畢竟,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質,妳必須相信「我都可以漂亮」,妳才有可能變漂亮,但這卻不是必然的,即是不是相信了,妳就能漂亮,妳還必須有正確的方法。

這就是我選擇成為化妝師,以及發展我的美麗事業的主要原因——將美麗還給每一個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