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我們的婚禮,很多朋友也異口同聲地表示十分難忘和特別,原因是在2005年的當時,我們打破傳統的播片、進場、切蛋糕這些千篇一律的儀式,來了一次「歡樂滿東華」:

準時八時左右,工作人員已請所有賓客入席。當片段播完後,司儀將全場賓客的視線移到後面,門打開了,卻久久未見新郎新娘的蹤影,司儀請在場賓客給予更熱烈的掌聲,就在此時,台上傳來鋼琴聲,然後幕慢慢被打開,原來彈琴的正是新娘子,而新郎哥已站在台上,為賓客獻唱了一首「為你鍾情」,還有當時兩歲的小侄為新郎獻花 (這是沒有預定的),惹得全場喝采。

接著司儀訪問了新人父母的一些感想,到時間差不多,再次開幕時,新娘已將婚紗的拖尾轉為短裙仔,與新郎擺定甫士,表演了一段浪漫的倫巴舞,最後當新娘上前鞠躬致謝時,新郎卻在後面拿起鮮花,當眾重演一幕求婚 (這是我事前並不知道的! 是新郎和總監的安排)。後來總監怕我們沒有從後面進場而冷落了後座的賓客,特意安排了一個小遊戲,讓我們走到後面與賓客玩。當晚的氣氛很好,賓客都表示難忘和高興。

整個婚禮上的特別效果,大部分都是我一手籌劃的,很高興我們的一眾兄弟姊妹和工作人員,都配合得天衣無縫,將我們的想法一一於當天實現

上述內容一直提到一位「總監」,是我們的一位好朋友,他在當日的工作十分重要。由我們有結婚的打算,我們已尋求總監的協助,他陪著我們選場地,提示我們有什麼要準備,跟進著我們的所有進度。由於他很熟知我們的想法,因此婚禮當日的大小事務,他也能通通處理,完全不需要我們費心,所以婚禮才能給賓客很圓滿的感覺。

然而,圓滿的婚禮背後確實也有一些遺憾的地方,簡述如下:

  • 籌辦婚禮的過程我挺享受的,一直不覺得自己有壓力,然而婚前我的身體狀況變化,讓我知道原來我的壓力是超大的
  • 由於沒有時間親自跟進賓客的出席 (只交代由朋友做),因此出席人數比預期少。而且有些個別的人其實我是很想他們出席的,但也沒時間邀請。
  • 婚宴前兩星期和酒店負責人的見面,應該是最後確定圍數的日子,但我竟然忘記了這件重要的事情,因此在沒有確實數字的情況下,我只說出了大約的圍數。而且婚宴當天我們竟然忘記了付小費!真失敗!
  • 我們事前並沒有和攝影師和錄影師講解流程,錄影師並不知道我們會跳舞,因此將攝錄機定位在台側而錯過了拍攝的最佳位置。又,原本打算在接待處派發我們自製的回禮小禮物,卻因與兄弟姊妹的溝通問題,以致大部分的小禮物也沒有被派發。
  • 我們的表演過後,老公胃痛一直留在後台,以致婚宴上有一段時間不見了新郎和新娘,但我們卻沒有準備藥物或相關物資,要勞煩兄弟外出購買。
  • 一星期後女家于歸的晚宴上,當我換好婚紗準備出場時,媽媽見到我便馬上大吵大嚷,說婚紗只能穿一次,不能在于歸上穿,最後化妝師只好馬上幫我換晚裝及造型。因為事前沒有讓媽媽知道我的想法,而差點鬧得不歡而散。

整體而言,雖然總監已替我們處理了大部分的問題,令人前的婚禮是如此成功,但背後的辛酸與遺憾,假如當時有一位經驗豐富的婚禮統籌師 (wedding planner),也許這些情況便不會發生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