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與朋友參加了「黑暗中對話」的體驗活動,全程一個多小時的體驗旅程,由視障人士帶領著我們一行八人在漆黑一片的環境中探索,在這裡分享一下我的感受。

在活動開始之前,我們在大堂裡到處看看他們的陳列品,其中發現一些點字對照圖,我們嘗試對照拆解某些句子的意思,發覺要在看過一個「符號」後,從26個英文字母的對照表中找尋實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後來我放棄了視覺的點對點搜尋,轉為以手觸摸點字,分辨出是什麼形態後,再對照點字表 (因為還未記得,所以還是必須用看的),結果原來是容易很多的!現在我也買了一張點字咭回來,大概已記得A-L,原來點字都不是那麼難學,熟習便能生巧!

以前我也試過玩一些蒙眼由別人用聲音帶領的活動,感覺很不安全,路會走得慢很多,每個動作也很小心。然而今次我並沒有任何恐懼的感覺,一直都可以很放心地用身體的其他感觀探索四周的環境,感覺很不一樣。

總合原因有三:一是盲人手杖,手杖給了我安全的空間,讓我更放心地走每一步;二是對場地設置的信任,由於這是一個模擬的黑暗環境,我相信所有事物都應該是安全的,我也相信失明學校的設置也是大同小異的,讓學員培養出信心,便對真實的事物更有控制感;三是由視障人士帶領,引領員Candy本身是一位視障人士,因此她很清楚我們的需要,會一直以聲音提示方向,需要時會觸碰我們的手引領。

其中有一個環節,是讓我們坐著靜聽不同的聲音,當我聽到大自然的海浪聲,很自然的閉上了眼睛感受,突然又聽到了一些雀鳥的歌聲,我張開了眼睛想去追蹤那些雀鳥,然而,我張開眼睛後看到的仍然是漆黑一片,當刻我覺得很失落,相信需要面對後天失明的人士,也會有和我那刻相同的感覺吧!

黑暗中購物和用餐又是另一個挑戰。大家別以為可以欺騙盲人,他們可是懂得分辨每張紙幣和每種食物的,哈哈!我也很驚訝原來自己可以從黑暗中分辨出不同種類的罐頭。必須一提的是,當我將某個東西放了在檯上,我期望能在同樣位置找到它,但後來它不見了便會很憂慮,因此和視障人士溝通聲音是很重要的,要拿走某些東西,請先跟他說一聲。

今次最大的得著,是真的學懂了從視障人士的角度看世界,原來當你看不見的時候,別人的幫助是那麼可貴的。即使視障人士經過訓練後,可以有信心自己應付生活上的需要,然而有別人的幫助,便可令他們的活動更自如。

經Candy的提點後,我們學懂了為視障人士帶路的方法:先輕拍他問清楚他要去的地方,得到他同意你的協助後,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手肘位置,然後慢慢走到目的地,他便會感受到你引領的方向。

回家後我對目前的光污染十分感慨,原來我們沒有光都可以生存,那麼為什麼晚上都要開那麼多燈?街道光得好像白天一樣,是給誰走的?每次到鄉村地區旅行 (離島也是),都很高興晚上關燈後是一片漆黑的,人也很容易入睡,然而我的睡房還打算購入超擋光的那種窗簾,世界在本末倒置中。

或許社會的進步與發展必然要犧牲另一些事情,可是究竟我們是需要發展後的東西,還是需要已犧牲的東西?答案沒有絕對,平衡卻絕對可以實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