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院與實戰

二哥和媽咪移居台灣,趁朋友約起到台中遊玩,順道多待一段日子留在桃園陪伴媽咪。

老公已被核准的一個人的旅行,說了幾年都沒有實行,也趁這趟留台期間,讓他自己跑去環島數天,孩子由我來帶。

就在老公環島回來後的當晚,我們發生了一件畢生難忘且可怕的事情。

由於媽咪剛購入了隔壁的單位,打算他們搬過去住,現有的單位則留給香港來的朋友住宿用,剛收樓數天,待我老公回來他們都急不及待叫他幫忙搬東西過隔壁,因為我們第二天就要回港了。

當晚我們趁著二哥二嫂都放假,搬完東西後去了興仁花園夜市,回來後我們便各自洗澡睡覺,我媽、哥嫂和他們的女兒(表妹)在新屋,我、老公和小馬則在舊屋,晚上11時多我哥還過來幫我們點蚊香驅蚊。

凌晨2時多,我媽突然跑了過來叫醒我老公,緊張的叫他帶二哥去醫院,說他暈倒在浴室地上,大便失禁,我著她馬上到樓下護衛室叫人幫忙叫救護車。

老公馬上更衣收拾,未幾他回來跟我說原來二嫂也不妥當,暈眩和嘔吐,擔心他們食物中毒或是什麼的。

我放下正在熟睡的小馬,過去看了看情況,見哥嫂他們完全乏力,似乎很嚴重。我跟媽說準備一支奶給我然後將表妹抱到我房和小馬一起睡,讓我看顧兩個小孩,孩子最多也是哭,哭累了就會睡。

可是表妹睡沒多久就發現和平日環境有異,醒來大哭叫嫲嫲,畢竟我不是平時照顧她的人,怎麼安慰也會哭,而且她這樣一哭也吵醒了小馬,我只好抱著小馬,然後沖奶給表妹去。剛巧媽咪過來拿厠紙給救護員,見我抱一個哄一個狀甚狼狽,亦不忍孫女大哭,於是便拿起揹帶帶上表妹一起去醫院。

救護員到來問了一些情況後馬上叫我們打開窗戶(當時露台只開了一扇窗並設有防蚊紗網),懷疑他們是吸入什麼氣體導致不適(救護員初時懷疑是蚊香),然後給他們供氧及抬上救護車到桃園醫院,我們就住醫院附近,過去就幾分鐘。

待他們離開,我哄小馬再次入睡後,我拿另一部手機作監控鏡頭 (我的手機s 一直有裝這種app,但還得每隔數分鐘跑過去看看,怕斷了線而不知道就麻煩了,手機監控app其實也不太靠譜),然後到新屋清理現場,因我真的不希望他們拖著疲憊的身驅回來,還得處理那冤臭雜亂的情境,而且也不知他們會什麼時候回來,明早小孩醒來也要出門,同時也要顧及其他住客的情況,總得清潔一下(走廊的位置也被踐踏得很髒)。後來翻資料才知道我這個舉動其實是有點危險的,稍後再補充。

清理期間收到老公的訊息,表示他們吸氧氣後感覺好了一點,清理完不久媽咪和老公便回來了,二哥二嫂則留在醫院治療及觀察,那時已經是早上5時多。

待我們稍為休息,9點左右醒來便開始執拾行裝準備回港,此時消防也再次上門調查事故原因,最後確定是新屋使用熱水器後通風不良導致他們一氧化碳中毒。

到下午1時多我們在機場時,收到二哥的訊息表示已完成高壓氧治療,目前已無大礙,待二嫂也完成治療便可出院。

要不是我媽趁我老公在可幫忙搬東西,他們便不會那麼快住進去,發生事的時候便沒有我們在場幫忙,媽咪一定更心慌意亂;要不是表妹和嫲嫲住進了通風較良好且離事發地點較遠的房間,後果可能更不堪設想;要不是我哥有便意醒來了,也不知道自己暈眩無力需要協助;要不是媽咪被我哥敲打東西的聲音吵醒起身看個究竟,也無法及早發現事故;要不是需要叫醒二嫂看顧孩子,我們也不知道她也出狀況(根據我老公的描述,二嫂初時是叫不醒的)。感恩上天的眷顧,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較早前天氣寒冷,看新聞得知台灣有好幾宗因為關窗使用熱水爐致吸入一氧化碳不適送院的個案,當時我馬上問老公為什麼會這樣?我們平時不也關上抽氣扇洗澡嗎?那會不會有問題?結論是香港和台灣的熱水爐安裝規格不一樣,樓宇結構也不一樣,這種事幾乎是不可能發生在香港的,因為我們的熱水爐都直接排氣到室外,我只心裡想長知識了,日後有機會自己住這些民宿要注意一下,萬萬想不到事情竟然就發生在眼前,還要是自己的親人,亦因為新聞報導的輕描淡寫,我也不知道原來一氧化碳中毒的徵狀和後果可以這麼嚴重。

我努力回想過往有否學過一氧化碳中毒的徵狀和急救處理方法,好像書本也是有的,但就那麼半頁,和結論都是盡快送院。或者就是因為這種事在香港發生的機率太低,所以從來都沒聽過一些經驗分享,讓我記得住這個情況。

曾經聽過一個醫生的分享,說他初期在非洲做義醫時,對病人的徵狀摸不著頭緒要怎麼醫治,後來才知道他們其實只是缺乏某種維生素,缺乏維他命A會有夜盲症,缺乏維他命D會有軟骨症,這些我們中學已經要背誦的資料,每年的急救考試都要溫習,一點也不陌生,但臨床就是要靠經驗,方能將知識轉化為生活應用的助手。一個生活在香港的醫生,從來沒遇過極度缺乏這些基本維生素的病人,絕不奇怪,沒有實際的生活經驗,有幾多知識也是徒然。

這次的體驗也給我相同的感覺,作為前急救導師的我,一氧化碳中毒只是書本上的知識,原來在現實生活裡我根本就沒有一點概念,完全想不到有可能是這種情況。後來翻查資料,才知道這其實是相當可怕的,室內一氧化碳的濃度高於某一水平,幾小時甚至幾十分鐘內就可以讓人處於昏迷狀態,若沒有得到及時的治療,更會死亡。所以他們離開後我清理現場,沒有再次確保窗戶打開讓空氣流通,沒有先讓自己處於安全環境(因為我完全想不到他們可能是一氧化碳中毒),要是真的成為下一個受害者就慘了,沒有人救援,孩子醒來也沒人看顧。幸好當時現場浴室抽氣扇一直開著,門也趟開了好一陣子,而我清理時大門也是一直開著的(因為要兩邊屋走看顧孩子),所以我並無恙。

經一事確實會使人長一智,但有些事情經歷一次也會嫌多,因此我很喜歡聽別人的經驗分享,讓人家的經歷成為自己的智慧一部分。我也十分感恩自己自小參加醫療輔助隊,學懂很多救傷知識,縱然不是所有情況都能幫得上忙,但起碼能讓我在慌亂的情境下,做出冷靜和及時的決定。

你未死過,你識條鐵

最近大家都談論很多自殺的議題,不少心理學界的朋友轉載關於《不自殺契約》在臨床應用上的實際意義,作為一個曾經有自殺行為的過來人,我覺得我比任何講理論的專業人士,或不講理論只講個人意見的普羅大眾,都更有資格談論這些議題。

本來我從沒打算公開自己對抗抑鬱方面的故事,一來我不知道這些故事對其他人有沒有正面的意義,還是只會惹來更多的擔心和憐憫,二來公開了某些內容也可能會對牽涉其中的人有點影響,所以我從來都只會在閒聊中需要時才分享,但當我見著身邊的朋友及名人 (如卓韻芝) 都願意分享自己的經歷,令我鼓起了勇氣,去寫這一篇文章。確實活生生的故事是最能夠影響人的,比起說什麼道理、什麼理論,都更讓人容易聽進,以及容易記住。

10多年前,我的家人曾經患有嚴重的抑鬱症,需要定期覆診吃藥方能控制情緒。記得有一次父親聽過一個關於抑鬱症的講座後,跟我說講者提及抑鬱是會遺傳的,17歲、27歲、37歲這些關口最難過,著我自己留心多點,我當時大概22-23歲,我只是以「啊 」(表示知道) 來回應,其實早在18歲那年,我已經死過3次不成,只是這些事件我從來都沒有跟父母提及過…

15歲的時候,我已和朋友一起用玻璃手,藉著肉體的痛苦來減輕心靈上的痛苦,手臂上的疤痕仍留有當年的青春印記。當時以為那只是少女時代的反叛,對這些事情也不以為意,後來才知道這些自毀行為已是一個警號。

18歲那年,我犯下了一個自己也不想原諒自己的錯誤,母親更難以接受,還激動得想趕我出家門。我當時萬念俱灰,覺得身邊沒有一個支持我的人,於是就有了要自殺的念頭,覺得這樣對大家都更好。

當時的我正就讀預科,是學校的其中一個社長,課餘還參加醫療輔助隊,以及學習拯溺,給人的感覺是積極能幹的,我如常上學及參與活動,表面上完全沒有異樣,也沒對任何人提及心事,但是想要尋死的念頭其實已不停在腦海中盤旋。

第一次的自殺行動計劃是搭地鐵時,當時的地鐵並沒有幕門,我打算車來時就這樣跳下去,卻在這時給我遇見心儀的對象,他還少有地對我打了個招呼,那一刻突然灌注入心的溫暖,令我打消了尋死的念頭。

另一次,我走上了住家大廈的天台,發覺上鎖了,原來想上天台跳樓並不是像電視劇看的那麼容易。

再一次,本來我已計劃了上完拯溺班後不回家,更衣及跟同學道別時心裡也想著是最後一次,怎料一踏出泳池門口,我的父母正在等著我,然後他們和我去吃東西,我印象中那天他們並沒有說什麼,隔天才跟我討論如何一家人一齊去面對和解決問題,大概是上天收到了我的求助訊號吧,要是那天他們沒有接我放學,打算明天再跟我商討解決方案,可能已經沒有明天了…

其實撇除那些衝動型的自殺個案,我相信大部分有自殺念頭的人,尤其是那些不愛說心事沒有先兆的,都會像我這樣,自殺的決心並不是真的大到非死不可,稍為遇到一些阻礙,就會延緩了自殺的行動計劃,所以其實任何人或事的介入,都可以終止一個可能的自殺個案。

18歲那年死不了,後來事情亦解決了。到19歲那年,有一次和當時的男朋友傾電話時有一點爭吵,我的情緒很失控,當時腦海裡不斷出現 「我想死」的念頭,其實我的理性也曾經在抗爭,最後也不知因何行為被情緒支配了,我打開家裡的雪櫃,將媽媽平時留著備用的所有藥丸吞進肚裡,我不知道那些是什麼藥,大概是感冒藥、止痛藥之類吧,總共20多粒。吃了那麼多藥後人自然是不舒服的,又開始回復一點理性,我打了個電話給到過學校宣傳的「關心一線」防止自殺熱線,接線生聽見我說已吞了藥丸,只冷冷地回應「那我有什麼可以幫到你?要不要幫你報警?」我唯有無奈地說「沒事了」然後掛線,那一刻的孤獨和被遺棄感,比打電話前更糟。

幸好我總算是命硬的,睡醒後不舒服的感覺已舒緩很多,第二天也照常去了明愛醫院做義工,才跟男友提起昨晚的事,他著我馬上去看急症,但因為時間已過了很久醫生也沒能做什麼,只讓我留院觀察,卻意外地讓我住了六日院,抽了九次血,並發現了極罕有的遺傳病「巨型血小板症」。

這件事以後,我應承了媽媽及當時的男友以後都不會自殺,其實是我要對自己作出這個承諾,所以即使後來分手了,我仍然在每次出現自殺或自毀念頭時,都會用我最大的努力來控制自己的行為,有時甚至會出現左手捉著右手,不讓自己再傷害自己這些看似電影才會有的愚蠢情節,沒有死過 (嘗試自殺) 的人,會明白嗎?

這些年來,修讀心理學讓我最大的得益,不是如何去解讀別人在想什麼,而是幫助自己自救。我沒有因為認識心理學而完全打敗了我的抑鬱基因,也沒有因而減少了生活的壓力,偶爾仍然會情緒失控,會崩潰哭泣,會失聲尖叫,也會給自己製造新的傷痕,但是我能夠在失控之後很快便復原,因為我理解自己的情緒,亦接納自己,也能夠在感受到壓力爆煲之前,提醒自己應該要輕鬆一下。

所以,《不自殺契約》有沒有用?正如我所提及,任何的人和事的介入,都有機會挽救一個將要輕生的生命,所以作為一個介入工具也未嘗不好,只是要注意使用介入工具的人有否適當的知識和技巧去跟進,不然就可能會像我打的熱線電話一樣幫倒忙。

另外,作為正向心理學的支持者,我確實並不喜歡這個契約名稱,我們著實應該鼓勵別人愛惜生命,多於「不自殺」。要人的大腦接收否定訊息是困難的,叫人不要想香蕉只會馬上想到香蕉,所以什麼不自殺、不吸毒的口號根本是多餘的,重點都錯放了。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給人一把刀,可以用來殺人,也可以用來救人。同樣的工具可以是幫手,亦可以成為幫兇。同樣地,評論可以讓事情更差,亦可以令事情更好。

~ § 此乃車厘天使原創文章,歡迎分享轉載,或訂閱支持 § ~

天使的禮物

“從網戀到拍拖一年後毅然決定結婚,和Stephen婚後這九年來我們經歷了很多很多,終究得出一套屬於我們的相處之道,過著羨煞旁人的幸福生活。可惜,好景不常,今年,我們之間出現了第三者…… 估計這個第三者,將會在12月進佔我們的窩居,分我們的愛,用我們的錢,佔據我們的時間……” (摘錄自2014年8月臉書分享)

其實婚後兩年我們已準備迎接新生命,但始終和孩子的緣份未到,而近幾年我們亦已非常習慣兩個人的生活,每年總會去三次旅行,愛做什麼就做什麼。

2014年年初時我還跟老公說,再不生小孩我就會變高齡產婦了,我們都協議過了今年,就正式「掛靴」不要小孩了。

怎料上天總會在最不經意的時候給你特別的驚喜,3月去完台灣阿里山之旅,回來後就發現懷上小馬BB了。

Pregnant 34 weeks

老公初時知道後都有點不太接受,難得我們已經放下這件事,打算繼續過甜蜜的二人世界,卻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打亂了生活,而且經歷過流產的前科,我們都不想太快告訴其他人,包括家人,只是職務所需而不得不通知醫療隊相關長官及沙展。

懷孕的首三個月我們都帶著懷疑與不確定的心態,也沒有刻意小心奕奕安胎,因為我們都很清楚要留的自會留,要走的怎都留不住,何況我們都真的並不在意孩子的去留,我們都將會過得同樣幸福快樂。

當然我並沒有故意要弄走他,我只是如常生活,舞照跳,素照吃,隊照返,只避免最明顯滑胎的食物,不適累了就休息,其他的都不太理會。

孕期運動

懷孕三個月後,開始覺得要通知跳舞老師,因為他預算了我們為他11月的生日會表演。由於家母也認識我跳舞的老師和師兄師姐們,我實在不希望我的家人是某天在臉書或路上遇見某位,才得知我懷孕一事,我知道是公告的時候了。

公告的結果是… 我被禁止跳舞了,連游水也要連番爭取才可。我明白他們都很關心我,擔心萬一再流產,因此都叫我什麼都不要做。

但知識告訴我,平常一直在做的運動懷孕後毋須刻意停止,即使是跑步舉重也可繼續做,只要量力而為便好,並不會增加流產的風險,對孕婦及胎兒的健康有益而無害。

另一個我和老公的共識是,大人比小孩重要。對於我這個高危病人,必須要順利地自然產,才比較保障母子平安,而要做到容易生產,其中一個關鍵就是懷孕期保持適量運動。

一向愛活動的我被禁止跳舞和做運動令我抑鬱發作,每天在家哭泣,覺得自己沒有做錯為何不被理解,幸得老公支持才撐了過去。

最後我還是任性地每天拉筋,間中在家練習簡單舞步,繼續煮飯做家務,有空便去散步游泳,做我所能做的就好了。

胎裡素

至於另一個具爭議性的議題,就是懷孕時吃素。有朋友說以為我為了BB應該有吃肉了,他們大概不知道我當初選擇吃素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知識告訴我不用吃肉也可讓懷孕期有足夠營養,所以我選擇不吃肉。

坦白說,以前吃葷總會覺得自己什麼都吃,應該沒問題,所以也不太會注重營養是否均衡,反而自從吃素以後,我刻意吸收很多關於營養學的知識,讓自己在素食裡吃得健康。

懷孕期我當然都有參考該多吃哪些食物,以確保胎兒有足夠營養。我發覺若要根據醫院的小冊子,吸收每種營養的建議份量,我每天不停地吃也辦不到的,所以還是以平常心,盡量吃有營養一點就好了,有時我也需要放縱自己來平衡心理。

孕婦維他命及其他營養素我也有旁身的,但只在我感覺當天吃得不很健康時才會額外補充。我也沒有刻意喝牛奶來補充鈣質,畢竟牛奶的真實營養價值還是個謎,而且素食者其實很少會缺鈣,但懷孕期的需要確實是不同的,當我發覺指甲變脆弱了,就知道是補鈣的時候了。

接近臨盆的時候,父親也語重心長地勸我坐月時即使不吃肉也喝雞湯,但被我斷言拒絕了。台灣每天不知有幾多素食媽媽在生孩子,難道她們身體都會變弱了嗎?她們的體質不正就是中國人,跟我也沒兩樣呀!

我明白認為必須吃肉補身的人是基於傳統智慧的傳承,他們沒有素食的先例參考,所以會告訴你這才是最好的,因此我很清楚我應該找對的人做對的事,而不能聽信沒有這方面專業知識的「專業人士」。

天使的禮物

我很感恩小天使送我們一個開心寶寶作為禮物,讓我能感受多一種快樂,讓我的知識又有所增長,讓我擁有更多不同方面的經驗,讓我可以繼續與其他人分享愛。

20150619_134031

我亦非常感謝曾經為我和寶寶送上祝福的每一位親友!

見著寶寶每天健康快樂地成長,實在是作為媽媽的最好回報和禮物!

感染HPV病毒

近年預防子宮頸癌疫苗的廣告大行其道,宣傳的便是預防HPV病毒感染,不幸的Angel Cherry已於接種疫苗前感染了,慶幸的是我又可以在這裡與大家分享我的經歷了。

2011年7月,無意發現了外陰有一小塊增生物,不痛不癢,看普通科醫生,醫生檢查後輕描淡寫地說是「椰菜花」,可以不理,自己會痊癒的。
我聽下去頓感奇怪,便發揮Angel Cherry的研究精神,找來一大堆資料。

椰菜花的正確學名是「性病疣」,是感染HPV病毒所致的,病毒須經由直接接觸傳染,主要傳播途徑是性接觸 (不戴安全套),或經由接觸患者使用過的物品傳染 (機會較微,因病毒離開人體後一小時內便會死亡)。

最令我困擾的是,網絡傳言患過性病疣後是不能斷尾,經常會復發的,尤其是當懷孕的時候身體抵拒力變弱,復發的機會很高,而懷孕的時候基本上不能用藥治療,胎兒也為免生產時被感染而不能經陰道生產等等,有一段時間我覺得很沮喪,覺得是上天要趕絕我 。

不過令我最大得著的是,這不是普通科醫生所說的「可以不理」,而是該即時看專科處理,因為處理不當讓病毒擴散是可以引致很嚴重的後果的,而且也有機會將病毒傳給伴侶。

香港的社會衛生科有免費的性病檢查和治療服務,我在這裡治療、痊癒、復發、再治療,每次滴那些藥物都痛得強忍眼淚,反覆治療近半年的時間,終於到現在痊癒後1年都沒有再復發過。(2015年更新:從未復發,大概身體的病毒已確實消失了)

根據我後來得出的資料整合,我們的身體是可以完全清除HPV病毒的,如果兩年都沒有復發,便很大機會體內的病毒已經完全清除,而不是像早前找到的傳言說病毒會跟我們一世。所以說到底還是要養好身體,讓身體變得強壯,便可以對抗任何病毒或病菌。外國或台灣是有檢驗可以檢測皮膚表面是否仍然存在病毒的,但我不知道香港是否有這些服務提供。

自這件事後,我和丈夫都變成了分辨椰菜花的專家,在強光下看 (用行山頭燈最好),椰菜花會呈現一束束如其名的菜花狀,只要發現得早,在它還是很細小的時候適當地用藥,很快便會痊癒,拖得越久,手尾越長。

後來我考慮了很久,是否應該接種子宮頸癌疫苗,因加衛苗可預防四種HPV病毒,對已感染的病毒接種是沒有效的,但其餘幾種還是可以保障。
當我決定花那三千元去接種時,卻被藥廠拒諸於門外,認為我這高危族群不適宜接種 (不是已感染HPV的緣故,是我個人的身體狀況)。
哈!我都說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省掉幾千元,去買保品好過~

今次事件又讓我吸收了很多新知識,更讓我學懂了以平常心看待每一件事情,我相信好心好報,我相信上天已將最好的東西預留給我,只是我永遠不會知道她會用什麼方式給我。

第二次懷孕 (生化妊娠)

第二次懷孕發生在第一次流產的4個多月後。

2月12日 外陰紅腫痕癢,到家計會種菌檢驗
2月17日 該來月經的日子沒有來,基礎體溫持續偏高
2月19日 種菌結果顯示受念珠菌感染,須用陰道塞藥,護士說經期後才用較好,我問如果懷孕了能不能用,她說應該沒問題,但懷孕最好看婦科
2月20日 本來打算過幾天還未來經才驗孕,但發覺陰道分泌顯著多了,怕感染情況惡化,決定馬上驗孕,結果是聰明人才看得見的。

2月22日 親子王國有人說懷孕後體溫突然低了,很擔心,我回應「體溫低可能是黃體素不足,最好看中醫或西醫安胎」
2月23日 基礎體溫偏低 (仍屬高溫期),想起昨天的回應,便馬上再驗孕確定一下,今次的結果明顯是深淺線。

和老公商量過後,決定去當中醫師的親戚那邊把把脈,先沒告訴他我們的發現,他也估到是有喜了,但脈象很弱,給我開了安胎藥。
2月24日 基礎體溫更低 (仍屬高溫期),早上見血了,詢問後繼續喝安胎藥,但下午仍沒有止血的迹象,擔心下去了急症室,醫生初時診斷為先兆流產,建議我入院觀察 (因為我是高危病人),但我拒絕為觀察而入院,除非他們可以告訴我何時會做什麼檢查,後來高級醫生請護士為我驗尿,結果是陰性,便診斷我沒有懷孕,只是一般的月經。
2月25日 家裡自行驗孕,再次呈現聰明人才看得見的結果
2月26日 始終覺得我的體溫、驗孕棒和中醫師都告訴我是有懷孕,即使很大機會已經流產了,不甘心之下去了法國醫院看婦產科醫生,超聲波和驗血結果顯示是流產了。

後來我自己找來很多資料,發現我的情況叫做生化妊娠 (chemical pregnancy),香港幾乎完全沒有資料提及,我也覺得醫生可能對這個專有名稱和普及率也不太清楚。

生化妊娠一般是指卵子受精了,但在嘗試著床的過程失敗了,一般會在正常的來經日子或延遲數天隨著流產。由於身體確實曾經懷孕了,所以懷孕賀爾蒙HCG水平會稍微上升,但亦因為著床失敗的緣故,HCG水平隨著時間會不升反降,因此出現我遇見的情況,今天懷孕,明天便不懷孕了。驗孕結果會呈弱陽性,但實際上根本沒有成功懷孕,Chemical Pregnancy的名稱也因此而來。據統計約有50%的懷孕最終會流產,當中大部分便是這種生化妊娠。很多婦女倘若沒有量體溫的習慣,經期又不準的,根本就不會察覺,會以為只是普通的月經來了。少部分人會因為生化妊娠而不正常出血,要看醫生而被發現的。

關於HCG與驗孕棒的知識:懷孕賀爾蒙HCG是在床著 (胚胎植入子宮壁的過程) 後開始產生的,正常懷孕的情況下,HCG水平每72小時會增加最少1倍,因此以卵子受精後7-10天著床計,月經該來的日子 (排卵後約14天) 尿液便應該有足夠的HCG水平令驗孕棒呈陽性反應 (每個牌子的標準不一樣),當然個別差異會令有些人較遲才測得出,但隨著時間驗孕結果會越來越明顯的。而驗血檢測HCG則可測出指數,可以更準確地得知懷孕情況。流產後HCG會慢慢下降,但仍有一段時間會比正常水平高,因此驗血仍然測得出。

所有尿液的驗孕棒也是利用這個原理,只是有些敏感度高 (預設陽性的HCG水平較低),有些敏感度較低,有些包裝較精美,但一般來說,經期遲了5-7天HCG水平已顯著上升,用貴與平的牌子也沒太大分別的。電子驗孕棒會直接告訴妳 “懷孕/沒懷孕”,有時還可測出懷孕週數,這也是根據HCG水平來評估的。

但對於生化妊娠,電子驗孕棒可以帶來很大困擾,外國有個案例便是用電子驗孕棒得知懷孕後廣發英雄帖通知親友,怎料幾天後電子驗孕棒又突然告訴她沒懷孕,之後便見紅了。要是用一般以線條顯示的驗孕棒,便可順道觀察線條的深淺色以評估HCG的水平,若是連續3天以上 (月經遲了開始計算) 驗出都是同樣淺色的,先不要那麼高興,因為HCG並沒有升高,很可能是生化妊娠或其他問題。同樣道理,太早驗孕 (月經還未遲到) 得到弱陽性的結果是必然的,但不要過早高興,要看數天後是否由弱陽變成強陽才可確定成功懷孕。有時太早知道了但最後又空歡喜,過程也不是很好受的。與其承受這樣大的心理壓力,不如別浪費無謂的時間和金錢,真的等夠時候才驗孕,一擊即中的感覺可能更好,要留的是怎樣都不會走呢!

今次懷孕讓我學懂了其實懷孕見血並不那麼可怕,有半數的孕婦曾在懷孕期出血,即使血流得很兇,寶寶仍順利出世的案例也有不少,當然懷孕期的任何出血現象都必須到醫院檢查,但其實如果血量還沒有月經那麼多的話,又何須懼怕?只要我們鎮靜處理,事情總有更好的方法解決的,倘若胎兒真的因為先天不足而需要流產,勉強保胎亦未必是好事。

所有事情發生在一星期內,來去匆匆,幸好我捉得住這一星期,也得知了真相,不然我的資料庫便不能迅速增長。要不是陰道感染,我不會那麼早驗孕;要不是回應了別人的情況,我不會想到自己也可能要安胎;要不是急症室醫生斷錯症,我不會知道有其他的選擇;要不是一切發生在我的身上,我不會搜集那麼多資料,並在這裡和有需要的人分享。

我相信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第一次懷孕 (12週流產)

第一次懷孕,發生在停止避孕的3年後。

2010年5月剛做完最後的不孕檢查 (腹腔鏡輸卵管檢查) 後,便自然地懷孕了,當然一切只是巧合,與檢查無關。

我們夫婦都總合了一個答案,之前的不孕是因為壓力所致,當檢查確定了身體沒有問題,我們又想通了有沒有孩子二人也同樣快樂,在輕鬆的狀態下,便可自然成孕了。

我有量度基礎體溫的習慣,今次的低溫期比平常更長,一個月後才見高溫,因此我已可自行推算不能根據上次月經來決定週數,而應該大約在高溫後推前兩星期便較準確。這在我計算懷孕11週 (以最後一次月經計) 被安排到公立醫院照超聲波替胎兒量度頸皮 (評估唐氏綜合證風險) 時便得以證實,醫生說胎兒太小,應該只有9週,但一切正常,這與我計算的差不多哩,所以說基礎體溫很好用呢!

第一次從超聲波的影像看見小小的胎兒在肚子裡,原來是那麼的真實和感動的!由於我看見的胎兒猶如一粒腰果般,我給它取名為「腰果米」。

懷孕後我堅持每天繼續量度基礎體溫,確定體溫還是偏高的,應表示黃體功能大概正常。

懷孕過程我都沒什麼害喜的現象,吃得好睡得好,只是人較易累、排秘沒以前那麼暢順、胸脹,還有間歇性覺得腹部牽扯著痛,尤其是當我太勞累或晚睡的時候最明顯。

流產前的一星期,我有天跟老公說,這幾天好像沒有了那種肚子牽扯的感覺,老公還說可能是適應了。

怎料一星期後,懷孕第12週,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 (完全不覺痛或異樣),早上起床後如常去厠所,當時我感覺排出了一些分泌,然後便見到整個馬桶都是血,但當刻還沒察覺有機會是胎兒流出來了,沖掉了,只知道該去醫院檢查,後來跟老公形容排出的血塊大小,他說:「看看資料,腰果米現在就是那麼大呀!」我才愣住了,但也沒辦法呀!(資料補充:12週的胎兒約有一隻姆指的大小)

去到急症室,分流後便直接見醫生 (從未試過急症室是那麼快的!),當時醫生已說聽不到胎兒心跳,而我的腹部亦開始間歇性出現痛楚,血亦沒有停止過。我被安排住進了婦科病房,但由於是星期日的關係,當天沒照超聲波,護士都叫我不要走動,盡量卧床,如有組織排出告訴她們。晚上血流得越來越兇,在10時多的時候我更感覺到有陣痛的反應,我計算過每2分半鐘便會痛1分鐘,很準。我心裡當然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了,身體只有在排斥裡面的東西的情況下,才會有這些反應的,血流得那麼多,即使胎兒還沒流出也很難生存了吧。睡前跟老公講電話,他安慰我加油不要放棄,我也不敢告訴他我的感覺已說明了答案。這一晚我十分難過,我真的希望有誰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若是流產了,就讓要流出來的都流出來好了,若是胎兒還好的,則盡量不動保胎為上,但當沒有人可以告訴我該怎樣做的時候,確實是十分難熬的。

隔天早上被安排照超聲波,已看不見胎兒的蹤影,只有殘餘的組織,血還是流個不停,須進行刮宮手術。

陪伴了我們8週 (從得知起計) 的腰果米就這樣無聲無息的離開了,它沒有為我帶來很多痛苦,反而釋除了我們一直以來的疑慮,好讓我們放心更多。

這次流產讓我學懂了很多東西,學懂分辨血塊和組織 (血塊是可以弄散的,組織則不能),學懂流產後的調理和補身方法,還讓我得知原來吃素也可以獲得充足的營養,自此後便沒有再吃肉,也學懂了我們並沒有懷孕的障礙。

也許上天覺得我們的經歷未夠,因此要考驗我們,好讓我們可以幫助更多的人。至少上天已很明確的告訴我們,孩子是可以有的,只是時辰未到。

愛與痛的孕記前言

考慮了好一段時間,終於決定推出這一系列個人懷孕心得的文章,雖然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成功生育過,也沒有懷孕超過三個月。

這些年來我經歷過不同的狀況,如久未成孕、流產、生化妊娠,其實這些都是很普遍的現象,但對於準備懷孕的婦女來說,卻是非常困擾的。

當我每次出狀況的時候,心中會有很多疑問,如"有沒有類似個案?""要怎樣處理才好?""自己正常不正常?"等,我很希望能夠從網上得到一些資訊,然而我發現香港的分享甚少,連婦產科醫生也讓我感覺有點知識貧乏,因此大部分的資訊我都是從大陸、台灣和外國網站得到的,或者是因為外國地方大,案例多,實非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所能比較。

基於上述原因,我希望在Angel Cherry的網誌與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經驗和從不同途徑收集回來及經過分析的知識,好讓有類似經歷的人有所依歸,感覺並不孤獨。

~假如我的痛能換來別人的安心,我樂意交換。~

退一步,或許會得到更多

今天的電視節目「流金頌」,講述一位伯伯因為年輕時的一個承諾而不願搬遷,原來他一直等待的那位女生,就是他的孫女的男朋友的媽媽,到後來他終於願意搬到新住處時,才重遇這位他等了多年的女生。

當我們緊握著手不願放時,即使有更好的東西,我們也不會接收到。

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有什麼事情將會發生,但我的經驗告訴我,「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要我們接受目前的處境,熬了過去,明天又是另外一天了。

我深信命運之神是會眷顧信念堅強的好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