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應Yahoo!的邀請,與經濟日報的記者做了一篇訪問,提及到很多我和Stephen以前相識、相戀到結婚的經過,我提及到一件事情:「我們開始拍拖第一個月已吵過兩次架。」是的,我們並沒有很長的「蜜月期」,因為或許我們大家都知道,這個本來和我毫不相干的人,即使在我的生命裡再次消失,也不會是什麼損失,因此大家反而更忠於做回自己,不用太多修飾與遷就。

和很多其他網戀的人一樣,我們的開始來的很快,相識一個多月已拍拖,由拍拖至結婚也只有一年多的時間。我聽過不少的網戀,確實是來得快,但去得也快,甚至是無疾而終。

網戀快來快去的特質,原因或者就是我上述提及到的,「我不怕與你分手後我的朋友會怎麼想,因為我們並沒有任何共同的朋友」,因此大家都寧可表達自己最真實和直接的一面。這個原因從負面的角度看,有些人會因而不珍惜網戀得來的情人,導致容易分手收場;但從另一個正面的角度看,一段長久的關係,不是修飾得來的,而是表達出自己最真摯的情感,讓對方適應及互相取得共識。很多夫婦也不再修飾,但不修飾有時是會令人難以接受的,因此不修飾得來又要調適便是一門學問。

我和Stephen本身就是來自兩個星球的人,價值觀和做事方式也很不一樣,我們也經歷了很多,才得出目前這一套屬於我們的相處模式。我們二人都認同,假如我們當初不是因為衝動和「誤會」而結婚了,今天我們必然是已分手了。

其實只要正面面對每一個問題,再因應對方的背景和性格而用正確的方法處理事情,我相信沒有問題是不能解決的。很多時候情侶之間的不合與磨擦,說到底也是方法不正確,很多即使相戀甚至結婚多年的人,也無法知道用什麼方法與伴侶相處才是最好的,有時候確實是需要別人的幫助才能瞭解。從來我給朋友的建議也是一針見血的,是根據他們的處境和性格「給藥」,但藥是苦的,願不願意吃,則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慶幸我喜歡心理學,才修讀心理學,因此我能將我所學的應用出來,也慶幸我是個擇善固執、不輕言放棄的人,只是我不太懂說好話。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