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預防子宮頸癌疫苗的廣告大行其道,宣傳的便是預防HPV病毒感染,不幸的Angel Cherry已於接種疫苗前感染了,慶幸的是我又可以在這裡與大家分享我的經歷了。

2011年7月,無意發現了外陰有一小塊增生物,不痛不癢,看普通科醫生,醫生檢查後輕描淡寫地說是「椰菜花」,可以不理,自己會痊癒的。
我聽下去頓感奇怪,便發揮Angel Cherry的研究精神,找來一大堆資料。

椰菜花的正確學名是「性病疣」,是感染HPV病毒所致的,病毒須經由直接接觸傳染,主要傳播途徑是性接觸 (不戴安全套),或經由接觸患者使用過的物品傳染 (機會較微,因病毒離開人體後一小時內便會死亡)。

最令我困擾的是,網絡傳言患過性病疣後是不能斷尾,經常會復發的,尤其是當懷孕的時候身體抵拒力變弱,復發的機會很高,而懷孕的時候基本上不能用藥治療,胎兒也為免生產時被感染而不能經陰道生產等等,有一段時間我覺得很沮喪,覺得是上天要趕絕我 。

不過令我最大得著的是,這不是普通科醫生所說的「可以不理」,而是該即時看專科處理,因為處理不當讓病毒擴散是可以引致很嚴重的後果的,而且也有機會將病毒傳給伴侶。

香港的社會衛生科有免費的性病檢查和治療服務,我在這裡治療、痊癒、復發、再治療,每次滴那些藥物都痛得強忍眼淚,反覆治療近半年的時間,終於到現在痊癒後1年都沒有再復發過。(2015年更新:從未復發,大概身體的病毒已確實消失了)

根據我後來得出的資料整合,我們的身體是可以完全清除HPV病毒的,如果兩年都沒有復發,便很大機會體內的病毒已經完全清除,而不是像早前找到的傳言說病毒會跟我們一世。所以說到底還是要養好身體,讓身體變得強壯,便可以對抗任何病毒或病菌。外國或台灣是有檢驗可以檢測皮膚表面是否仍然存在病毒的,但我不知道香港是否有這些服務提供。

自這件事後,我和丈夫都變成了分辨椰菜花的專家,在強光下看 (用行山頭燈最好),椰菜花會呈現一束束如其名的菜花狀,只要發現得早,在它還是很細小的時候適當地用藥,很快便會痊癒,拖得越久,手尾越長。

後來我考慮了很久,是否應該接種子宮頸癌疫苗,因加衛苗可預防四種HPV病毒,對已感染的病毒接種是沒有效的,但其餘幾種還是可以保障。
當我決定花那三千元去接種時,卻被藥廠拒諸於門外,認為我這高危族群不適宜接種 (不是已感染HPV的緣故,是我個人的身體狀況)。
哈!我都說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省掉幾千元,去買保品好過~

今次事件又讓我吸收了很多新知識,更讓我學懂了以平常心看待每一件事情,我相信好心好報,我相信上天已將最好的東西預留給我,只是我永遠不會知道她會用什麼方式給我。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