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家的親善大使寶寶出街,其他人開心地逗寶寶玩的同時,我聽得最多的是「污糟糟」和「好危險」。

舉個例,我們去飲茶,檯面上確實有很多危險的東西,相比起那些打得破的餐具和熱水,我覺得筷子最不危險,所以就讓寶寶拿著玩,當然他的探索方法是放進嘴裡嚐,女侍應見狀便提出了「污糟」和「危險」的憂慮,我不知道我們都是這樣放進嘴裡吃的筷子有多髒,而筷子對小孩來說有一定危險性我當然明白,畢竟那不是特別設計的嬰兒玩具,他可能控制得不好打到自己,或戳到喉嚨。

或許每個人對危險的定義不太相同吧,在我的眼裡很多東西都沒有想像中的危險,而寶寶其實也沒有我們想像中的脆弱,我們無可能將寶寶放進保護罩裡讓他免除所有潛在危險,這樣也違反寶寶愛探索學習的天性,因此在我的角度看,只要在成人監察下進行,即使出了小意外也可以立刻處理的,我盡量都會讓寶寶用自己的方法自由探索世界。

另一次我將寶寶向前面揹,我在逛街看產品,突然售貨員十分緊張的說「哎吔,他在咬拉錬!」我看看寶寶,原來他拿了披風的金屬扣放進嘴裡咬,我笑了笑,不慌不忙地著他拿出來,那售貨員見狀便用責備的語氣說「這樣會弄傷他的牙齒牙肉的」從她那鄙視的眼神,我感覺她心裡給我貼上了「這一定是那些會生不會教的新移民」的標籤。

當然我這種天生天養的育兒方式很具爭議性,寶寶不會分辨什麼時候可做,什麼時候不可,照顧者會很忙,隨時也得留意他的一舉一動,但老實說,很多意外不就是發生在成人以為安全的時候嗎?難道你認為教寶寶坐定定什麼都不要碰,他就真的會乖乖不碰了嗎?這種教法會令人死好多細胞也未必有效果。

現在要是我在廚房做飯,即使寶寶自己在安全圍欄玩,我也慣性地每隔幾分鐘便看看他在做什麼,看見他在咬東西也會看清楚是玩具還是什麼其他東西,畢竟我們實在不能小看幾個月大的嬰兒,他們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地拿到一些你意想不到的東西。

是的,很忙,我還沒有太多時間做很多事,寫文章可能也是用好幾天的餵奶時間完成的,但我很高興我的寶寶可以隨心所欲自由發展,還沒有被太多的規範限制。我們的社會要遵守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法律、道德標準、社交禮儀、校規…… 家規我們不是沒有,但我希望盡量用愛與身教的方式演繹,多於強制要孩子遵從。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