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可以讓其他人照顧寶寶,我就可以和老公有閒暇享受二人世界,做以前愛做的事。

假如我可以將清潔的標準下降20%,我就可以請家務助理幫忙料理家務。

假如我可以讓寶寶哭鬧半天也不理會,我就可以高效率地完成很多家事。

假如我可以做無飯主婦,我就可以於晚上輕鬆地看電視。

假如我可以讓寶寶吃包裝嬰兒食物或成人食物,我就可以不用弄得廚房一團糟後還得清理。

假如我可以讓寶寶孤獨地哭泣至睡,我就可以一覺睡至天亮。

假如我可以無視寶寶好奇愛探索的發展需要,我就可以讓他什麼也不要碰,那麼便不用花時間收拾殘局。


 

我不可以讓其他人照顧寶寶,因為我不願意錯過他的成長的每一刻。

我不可以將清潔的標準下降,因為我認為自己的標準已經不算很高。

我不可以讓寶寶哭鬧半天也不理會,因為我知道想人陪是寶寶的心理需要,我認為滿足心理需要與生理需要同樣重要。

我不可以做無飯主婦,因為我將家人的健康放在很重要的位置。

我不可以讓寶寶吃包裝嬰兒食物或成人食物,因為我不希望寶寶年幼就被食物添加劑毒害。

我不可以讓寶寶孤獨地哭泣至睡,因為我知道他還沒對世界建立足夠的安全感。

我不可以無視寶寶好奇愛探索的發展需要,因為我相信在生活中學習最能培養他的思考與創意。


 

事實說明了,上述那些「不可以」都是不為也,非不能也,全都是自己個人選擇的育兒方式。既是自己選擇的路,再累,也會讓自己努力撐下去。

假如我可以不吃飯不睡覺,我就可以做super mama,但事實是…… 我根本沒有這個本事。或許,我也應該調整一下自己的標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