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老公的朋友家中作客,朋友有個讀小學的兒子,聽教聽話,或許他們都覺得自己教子有方,所以偶爾不自覺地經常「教」我們怎樣教孩子。

小馬在別人眼中一直都是個「難湊」的孩子,只是他媽媽我了解他、接納他,所以並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其實只要用對方法,小馬是樂於做你想他做的事情,只是畢竟只有兩歲多的他表達能力較弱,還未懂得控制情緒,遇到不如意的事就會以「打」來表達。 所以在我的眼裡,他是一個正在努力改進中的乖孩子,而不是別人眼中的壞孩子。

面對小馬的打打打,我通常不會和他一般見識,會安撫他和用其他事物引開他的注意,最終是要讓他知道發脾氣是不會得到想要的,最後都得做爸爸媽媽要求他做的事,只是這一刻他有情緒不想做,我們會接受和等待,不斷告訴他有其他更好的方法表達,我相信總有一天他會明白並自己選擇一個最合適的方法。要是有時真的打到我了,偶爾我都會生他的氣,推開他離開現場,他知道自己做錯事,會呆站不知所措,眼淚打轉,很多時候都要我再三提示,才懂得和媽媽道歉和哄回媽媽(所以我更加真心相信他是不記得可以怎樣做,而不是知道而不願做)。

回到朋友的飯聚,餐桌上,小馬又鬧情緒不要坐,我不允許他便打我,朋友見到看不過眼,把他捉到一旁訓話,其間我聽到一下孩子被打的聲音,再過一會孩子便大哭起來了。

平時我和老公有共識對方教仔時盡量不插手,最多賽後檢討下次該怎樣做才好,所以那時候我還未想到該怎樣應對。朋友的太太說「你們會狠心讓他這樣吧?」一語驚醒夢中人,我自己都不會做的事情為何要讓一個孩子只見了兩次面的陌生人來做?在孩子驚慌失措之時,要是我不出手救他,這對他是何等大的心理陰影,那我過去兩年多培養安全感的愛心教育豈不是都白費了!我馬上說「他受不了這套」,然後衝過去看情況,看見孩子望著我求救的眼神,我知道我做對了,我請老公把兒子接回來,讓大家都有一個較好的下台階。

一如所料,小馬回來初時嚇得失魂只懂向我討奶,連爸爸叫他先跟媽媽道歉,都叫了幾次才聽到(這與平時聽到不願做是完全兩回事)。給他餵奶時順道安撫他又跟他說道理,孩子很快便沒事,又留意起身旁的事物來了。

說到底,孩子是什麼脾性,父母想達到什麼教育效果,只有做父母的才最清楚,其他人憑什麼在未徵詢我的同意之前,幫我去教孩子?

對於打不打孩子,很多人都覺得自己小時候都是被打大的,也沒穿沒爛好人一個,只有那些怪獸父母才覺得現今小孩如斯矜貴打不得。就是那些堅持不體罰的家長,亦只是聽育兒專家說不要打,自己並不明白原因,又不知道該用其他什麼方法教,這才是導致怪獸小霸王出現的主因。

小馬爸爸都曾經有忍不住打了他的時候,我也不是覺得孩子完全不能打,但必須有理據和有預警,用打他來教他不能打人,是怎麼都說不通的道理,小時候他會因為不夠你打而表面服從,到孩子進入青春期後便怎麼都管不了了,而且破壞了的親蜜關係,是孩子長大後無論如何都無法修補的,這些例子我實在見過不少。

只有孩子心悅誠服地覺得你說的有理,又見到你這麼做,而他做了那些事情後又能夠帶來正面效果,才會在沒有你的監督下,他依然是一個好人。

我的其中一個座右銘「別人不會聽你說什麼,只會看你做什麼」,適用於任何的人和關係,因此我從不要求孩子做我自己也做不到的事情,即使我自己做得到,也要體諒孩子的能力限制,並相信他只是未做到,而不是永遠做不到。

我從來不介意別人怎樣評論我的育兒方式,要跟我算成效,20年後再跟我算吧,到時再評他的性格發展、是否敢於嘗試、如何對待父母、與他人的親蜜關係等(成就是最沒有意義的比較,每個人對成就的定義都不一樣),才說我是成功還是失敗的父母好了!

~ § 此乃車厘天使原創文章,歡迎直接分享轉載,或訂閱支持 §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