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1日Alice & Leo的婚禮,由於我帶傷在身,當天的統籌工作都交由Stephen主理,本來只打算做賓客的我,下午4時多到達酒樓,進入新娘房查看情況,馬上被其中一名姊妹的「救命」給截住了,原來她的假眼睫毛快要掉下來了,她向新娘的化妝師借來膠水卻不知該如何處理,幫她修補過後,便看見另外兩名姊妹正為她們的頭髮而苦惱不已,我便再出手幫她們處理了,幸好我平時的小化妝袋總有一小盒髮夾的,因為她們用的髮夾都是會滑開的那種,我們選夾子可是要特別小心的啊!

後來不知因何有人問我可否為新奶奶化妝,我可是沒有帶備任何工作用的化妝品啊!姊妹們便將她們有的東西全搬出來,還幸好得新娘化妝師Amy借出部分工具,我在有限的資源下盡量化腐朽為神奇,最後我除了替奶奶化妝,還做了一個髮型 (她對在髮型屋做的髮型表示十分不滿),還替新娘媽媽補了妝。

很有趣的是,這是我第二次在婚禮上遇到Ballroom的化妝師Amy,上一次也是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作為賓客的我,因為「看不過眼」而幫姊妹們補妝和執髮型,今次也是。雖然沒有收一分錢,但我就是喜歡令人漂亮那種滿足感

一位新郎曾經跟我說,新娘化妝師的收費簡直是謀取暴利,一天的收費可能已是別人一個月的薪水!作為一位專業的化妝師,我當然很難認同他的觀點,因為我很明白化妝師必須經過很多的訓練和經驗,才能辦到一些別人做不到的事 (假如新娘自己也能化到這個效果,就不用找化妝師了吧!),那當然值得收他們認為相應的價錢。

我個人認為新娘找化妝師是有市有價的反映,但這也不代表「新娘必須花很多金錢才能找到好的化妝師」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有時候我也覺得相對於同樣是專業的攝影師,新娘化妝師的收費可能真的是稍為高了一點。

我認為我目前的收費於我自己而言是合理的,然而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將自己的「價格」公開,只在朋友詢問的時候才說,原因之一是怕我的收費與一般化妝師未能接軌,怕予人「頂爛市」的感覺,二是新娘可能會有個迷思「收費越貴才越好,太便宜信不過」。但是現在我卻認為,既然賺錢不是我的終極目標,我何須介意其他人的看法。

我始終堅持一句「喜歡我的人就會喜歡我」!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