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愛

這個聖誕佳節,相信我們也不忘向身邊關愛的一表達心意,送他們一點小禮物,假如我們能將自己的幸福與別人分享,將會令佳節培添溫暖。

不少慈善機構也有一些特別的慈善訂購服務,以下是其中一些:

紅十字會
聖基道兒童院
樂施會
宣明會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奧比斯

請各位有心人瀏覽支持,有其他機構的介紹歡迎留言分享。

心靈富裕

今年台灣風災,與去年四川地震同樣令人痛心憐惜,香港人仍舊是不遺餘力地捐款,因為我們知道,這是我們唯一可以做的一點點事情。

說實在,目前這一刻,我們的捐款實在意義不大,因為台灣人民這刻最需要的並不是錢,那究竟他們需要什麼?其實他們什麼都不欠,應該說台灣需要的東西,都能夠有效地得到,有人、有物資、有工具、有機器。

電視上看到一位村民激動地說:「做秀不重要,救人才重要!」要這樣拒絕別人的親切慰問,難道那位村民認為有誰沒有盡力去救人嗎?似乎村民需要的是「一個都不能少」,但在無情的災難中,明理的人都很清楚這是一種奢求。在災民眼中,救援人員的安危不重要,只有自己的家人才是最重要。

誰也知道,即使領導人親身去了災區救災,事情也不會有什麼幫助,只會令更多人憂慮。在安全的地方向災民予以慰問,這是他們唯一可以做的事,正如身在遠方的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捐款,即使這一刻這些錢根本用不著。

記得四川地震發生後,相繼有國家領導人、藝人、義工等不同人物去探訪災區,向災民致以慰問,那些災民都欣然歡迎,覺得遠方有人關心他們、為他們打氣是很值得高興的一件事情。然而,同一件事情發生在台灣,就不被讚許,因為人們要求的更多,並不稀罕這些少少的慰問。

社會的文明與進步,換來的就只有自私和不滿足,心靈的安慰往往被忽略,人們只追求現實與物資的回報,當我們物質富裕,才發現自己的心靈破產,又造成不同的社會問題。

您又是否知道這一刻自己在追求什麼?

大使的任務

早前有朋友知道我參加樂施青年大使,看過活動介紹後,他跟我說:「嘩!包機票食宿去印度,好棒啊!」我馬上回應說:「別開玩笑了!你以為是去旅遊渡假嗎?

以前也聽去過印度的朋友說,那邊的生活指數和衛生環境也不太好,何況大使要去的是較貧困的山區,我想情況會更差,而且大使有任務在身,並不是去享樂,因此我相信這不會是一份優差。

難得的是在生活安穩的香港社會,還有百多位參加者願意付出自己的時間與精力,來承擔這個艱苦重大的任務,我真的感到很欣慰,也為這些參加者感到驕傲,即使各人希望成為大使的目的均不同,最後也達到同樣的結果,也不錯。

另一位朋友對我說:「我以前也不知道妳有這樣的想法,妳要達成這個夢想,一點也不容易啊!」是的,我想每個人要達成自己的夢想,路一點也不好走,太容易得到的,也未必是好事吧!而過往我一直絕少跟朋友提起自己心裡的想法,雖然這些念頭已早於2005年開始萌芽 (這是我翻看私人blog的紀錄結果),但以前我一直認為當我什麼也沒做到之前,跟別人說什麼也沒用。

我已在facebook向支持我的朋友道謝,以及宣明:

無論今次活動的結果如何,我的夢想不會因為這個活動的結束而結束,以後我會努力向我的夢想進發,繼續奉行「讓愛傳出去」的使命,以答謝各方好友對我的支持與鼓勵!

既然夢想已公開,便代表我已決心成為「愛心大使」,表示我不能再停留在安逸舒適的狀態太久,是時候加快步伐了!

朋友是用來利用的!

看似很負面的一個標題,我卻有另一番理解。

從心理學的角度看,人類的每一個行為都是心理活動的反映,我們對世界的認知及對事情的看法,都會直接或間接地影響我們的行為。因此,我們認識一個朋友是偶然的,但我們會維繫一段關係,就必然是有「目的」的,或換句話說,即每一個朋友也在發揮某種特定的功能,朋友的角色可能是陪伴者、娛樂者、聆聽者軍師、顧問……甚或是親人。

在中文字典裡,利用有兩個意思,一是使事物或人發揮效能 (make use of),二是用手段使人或事物為自己服務 (take advantage of)

當說到利用朋友,很多人馬上會聯想到找朋友好處,做一些損人不利己的行為,因為我們理解的是字典的第二個解釋。而實在上的交友過程,一般情況下也應該是利人利己的,即字典裡的第一個解釋。

有時候我們的朋友需要幫助,我們便會兩脅插刀地幫忙,甚至犧牲自己的個人利益。從解釋行為的角度上看,其中一種可能的解釋是今天我幫人,他朝也希望別人幫我。但你們也看過那些為助人救人而不惜賠了性命的人,看似不太能解釋吧!

我認為大部分情況下,我們對朋友或所有我們所喜歡的人的無私奉獻,是出於幫助別人後自己的歡悅感和成功感,多於實際的物質回報。畢竟這就是儒家所謂的「人禽之別」。

同樣地,我們對不認識的人願意施予援手,也是基於這種心理。為什麼大災難後願意捐款的人數特別多?因為看見災難的發生令人不安,我們為了舒緩心裡的不安感,便會很樂意地做出捐獻的行為,這種不安感其實就是「惻隱之心」。惻隱之心人皆有之,視乎多寡而已。十分有惻隱之心的人日常也樂於行善,因不幸的事已印在他們的腦海中,成為生活的部分;反之惻隱之心沒那麼多的人則在遇到特別的事情時才會記起別人的不幸。

當中沒有對錯之分,只是人的不同成份結構罷了。作為「讓愛傳出去」的施行者,讓每個人也感受到自己相對的幸福可謂是我的責任之一呢!

售旗眾生相

昨天為紅十字會當售旗義工,在此稍作分享!

當我自己是路人時,我並不是一定會買旗,一般來說,這三種情況下我一定不買。一)售旗者在港鐵或商場範圍內售旗因為這是違規的行為,理論上我可以叫保安人員請他/她離開;二)售旗者詢問「可否幫我買支旗?」買旗是幫受惠的機構,而不是幫售旗的人,大錯特錯也!三)不清楚售旗機構背景一般來說我遇見大部分的售旗者也不會說出售旗機構的名稱,有時候我們繁忙路過,也不會細心看是哪一個機構售旗,若是我不認識的機構,售旗者也沒有交待,我就不會買旗。

上述是我個人的一些原則,不是十元八塊的問題,畢竟我認為,當我的資源有限,而要幫助的人太多,我必須好好地分配我僅有的資源,無論是金錢或時間上的資源,以發揮最大的功效,這是我一向助人的原則。

今次由我來當一個售旗者,我當然不會犯以上的錯誤,而由紅十字會發出的指引其實也清楚說明我在意的幾點及處理方法,真不知道平時是售旗者沒有看指引,還是其他機構的指引不夠清晰。

售旗的過程,我當然看到很多不同類形的人,有些會主動來買旗,甚至也有投下巨額紙幣後不要旗的人,有些被邀請後才願意買,有些邀請了也不會買,有些則遠處看到便繞路走,也有些裝作看不見。

在這些人裡,我認為重要的不是他們有沒有買旗,及買旗的金額是多少,而是當他們在一個早上看見一個面帶笑容的女孩向他們說聲早晨,他們的反應會是怎麼樣?有些人即使沒有買旗,也會回我一個微笑,我相信他們不買旗一定有原因,但那個微笑,肯定會令他們今天的心情更佳,做事更順暢。相反那些願意買旗但總像愁眉不展的人,想必他們一定有什麼煩惱的事情,我覺得助人也不能令他們開懷一點,實在有點兒可惜。

其實,我以前也試過在街上觀察人的表情,我發覺很多人的自然表情也像眉頭深鎖的,眉中央的直紋,很明顯是長期習慣了同一動作的結果。

香港人,放鬆一點吧!

「看不見」的體驗

前幾天在港鐵站內見到一位失明人士,在人來人往的九龍塘站要轉乘東鐵線,看見他好不容易避過那些柱,乘搭扶手電梯往上一層轉線,Stephen連忙甩開拖著我的手,跑上前去給那位失明人士引路。這些年來,我們已習慣了這樣的模式,由於Stephen的反應和體力都比我好,當遇到有需要幫助的人,通常都會由他去幫忙,我就會繼續做自己應做的事,或站在一旁等候。

那位失明人士得到Stephen的引路,他很放心地將手杖收起來,跟著Stephen的步伐走。直到登上列車,由於我們比他早下車,下車前Stephen跟他說了一聲,好讓他知道。下車後,Stephen問我知不知道為什麼要告訴他我們要下車?我笑了笑,答道:「我當然知道,因為我也有相同的體驗。」

我以前曾參加義工訓練活動,要求其中一人蒙著雙眼,由另一人利用聲音帶領,當時我就是扮演看不見那位,我發現寧靜對看不見的人,原來也頗恐懼的,因為在等候出發的時候,我身邊的引路者一直沈默,等了好一陣子,我禁不住呼喚了她的名字,她馬上回應了,然後我便十分安心,因為知道她就在身旁。之後一直的路途,我對她都十分信任,只是比平常行得稍慢一點,但也不會像有些參加者般要扶著牆壁走路,經過上下樓梯,穿檯底,爬椅子,我們用很快的時間就到了目的地。

這次體驗令我知道,作為一位助人的人,能給予受助者信心是十分重要的,只要能與對方建立關係,能給他需要的東西,令他相信你,過程就會進行得十分順利,大家也會十分享受當中的過程。

有時候,我們可能會覺得幫人卻吃力不討好,別人不感激,付出了還令自己難受,因此以後都不再做好人了,遇到這種情況實在可惜。歸根究底,是方法不對,不是方向不對,這點必須要認清楚,才會有進步呢!

樂施青年大使

終於遞交了樂施青年大使的申請,不知道何時會張貼出來,好讓我轉寄給朋友投票!

其實我真的覺得好高興,在這個活動裡,我觀看了一些參加者的稿件,發覺原來香港還有那麼多願意出心出力,為世界貢獻的人,真的感到很欣慰!

另外,當我決定參加這個活動,我花了數日時間完成我的資料,最後終於遞交了申請,這個過程是十分滿足和喜樂的,直到申請以後,我的心情一直保持在非常愉快的狀態,工作也特別順心,我想這就是愛的力量吧!我相信我帶著這樣的心情,定能影響身邊的人,令他們也積極愉快,然後一個傳一個,令世界更美麗一點。

再者,透過這個活動,我確實重拾我遺忘了一段日子的夢想,讓我更清晰前路的方向,重新踏上正確的路途。

因此,無論這次活動的成果如何,我已經賺到回報了,謝謝樂施會給我這個機會。

助學旅程的感想

(由Cherry於09/4/14撰寫,轉載自其非公開MSN Space)

   這個復活節假期,我跟秀峰旅行隊到了乳源縣必背瑤寨的希望小學進行助學,這次助學的過程令我想了很多。

   幾年前,我曾經有幸參與一個助學團,到過貴州山區為這類希望學校舉行開幕禮,當時那震懾人心的場面,到現在還歷歷在目。當時我們一行數十人,千里迢迢進入山
區,我們在遠處已看見大概過百名學生分成兩排站著,準備迎接我們,當團友們都興奮地議論紛紛的時候,我心想:「天啊!在這烈日當空的天氣下,他們站了多
久?」
(後來聽說孩子們站了個多兩個小時,一直在等候我們。)
不容易,我們的車子抵達了那些學生的位置,團友們下車後,慢慢地從那熱烈的掌聲中步向校門,彷彿我們成為了貴賓一般。到了校門,主辦單位拿出旗幟,邀請所
有團友拍照,他們拍了一張又一張,像是為自己的戰利品而驕傲,而我則心痛極了,好像多待一秒也是極大的罪惡,心裡懇求他們別再拍照,否則孩子們是不會離開
的。那次經歷令我不太喜歡那些無謂的儀式。

   當然我並不是要全然否定這些慈善行,不是要唾罵那些假借慈善之名來製造名聲的人。我覺得是真心還是假意也好,是無條件的付出,抑或是有目的的宣傳,結果也是一樣的,也是有人會受惠的,因此都是應該被讚許的。我只是希望人們也會尊重受助的人,將對他們的負面影響減至最少。

   決定參加秀峰團前,當我知道有這個助學行動,能夠為旅程添上意義,心裡是高興的,然而我卻有點戰戰兢兢,深怕重複看見那些令人痛心的畫面。而在旅程的第一
天,我收到一個朋友寄來的電郵,內有數十間內地需要物資捐助的學校或機構地址及所需物資清單。助學前,我的心情是沉重的,因為我覺得需要幫助的人太多,而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

   到真正助學當天,我們的車子差不多要到達時,已看見幾個小孩奔跑進學校,不知是否要通知老師同學們我們快要到達。這裡的生活條件明顯地比貴州山區好,學校的
建築及設施也算完備。進入學校,數十名學生分別站成兩排歡迎我們,看見孩子們輕鬆愉快的笑容,我感到很欣慰,也總算釋然了。

   助學的儀式進行期間,我並沒有熱烈地參與,因為我並不喜歡這些儀式,而且我不知道學生們會否覺得自己像動物園裡的動物被觀看那樣靦腆,因此我只是站在一旁,沉溺於自己的思想中。

   雖然我也不知道百多人來到這兒助學,會對學生們有什麼實際的幫助,我們無法探索個別學生的心靈與需要,只有參觀和拍照,但我明白畢竟大部分成人都是用眼睛和
經驗學習的,無疑今次的活動為很多人帶來一個親身經歷的機會,也是一個反思的機會。而且,要讓更多人願意行善,將愛心傳出去,非得靠一點點知名度,而知名度的建立,就是來自這些儀式、這些相片和宣傳。我一直都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人,令更多人願意把愛傳出去,或許有一天,我都必須要為大理想而接受這些不喜歡的儀式。

  
想著想著,坦白說,我對現在的自己實在感到非常失望,我空有理想,但到現在似乎離理想還有十萬八千里路,我什麼也還沒做到,但起碼別人做到,因此我根本就
沒有資格談論自己是否喜歡這些事情。當我正為自己的無能而紅著眼睛,我看到學校的牆壁寫了一些關於雷鋒先生的小故事,我讀到「立足崗位,把自己的本職工作
好,把應盡的職責履行好,把承擔的義務完成好」,我笑了,是的,謝謝雷鋒先生給我的啟示
(雖然我並不知道他是誰),我知道該怎樣做了,別管他人,盡自己的努力做好此刻應該做的事情
此時正是大隊嚷著要離開的時候,大部分團友們都離開學校了,我從袋裡取出朱古力,與媽媽一同將朱古力派給孩子們。這個簡單的動作,令我覺得很高興、很滿意
自己,因為這就是我此刻能夠做的事情,就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吧!其他更多更偉大的事情,別灰心,只要按部就班,向著目標前進就是了!

讓愛傳出去

多年前從一個個人成長課程中發掘了自己「擁有愛與關心」的特質,一直都夢想可以「讓愛傳出去」,讓更多人將自己的幸福與他人分享,令世界更美麗。

生活的壓力總令人容易忘掉理想,我最近在撰寫「婚姻籌劃服務」的計劃書初稿,我竟然忘卻了我當初說過的其中一個重要的理念,就是讓每一位認同我們理念的人把愛傳出去,利用機會推廣慈善活動。

這時候,我讀了一本關於「善有善報」的書,提醒我實踐當初的理念。更高興的是,就在這個時候,我知道樂施會招募青年大使,到印度的貧困山區考察,這可是我一直以來渴望做的事情啊!以前也知道不同機構也有舉辦不同的考察團、探訪團等,但全都是以自費形式,自問財務不是那麼充裕,因此都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真的很慶幸,最近發生的事情,都好像是上天刻意安排,告訴我前路的方向該怎麼走。今天我拿出已被我收藏在衣櫃裡的未完成的夢想板,看著夢想板中央的德蘭修女,所有感動的念頭都一湧而至。我打算申請參加成為樂施大使,與其他人分享我的夢想。自問我不是擅於辭令的人,能不能成為大使,根本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重新拾回了自己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