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者恆信 不信者恆不信

與朋友理性討論「逃犯條例修訂事件」,發覺事件真的有如羅生門,無法辯清真相。

確實,從表面證供看來,逃犯條例修訂的文字工作已做得相當完滿,釋除了坊間很多提出的反對理據和疑慮,然而還是有很多人反對,說到底就是不信任。

我是這樣跟朋友說的:香港人被大陸強行帶走已不是新鮮事,要是逃犯條例修訂被通過,等如將鎖匙交給了賊人,他便可以不用「爆格」,隨意進來拿他想拿的東西(最大的好處不用換鎖吧)。試想像有條鎖匙在賊人手中,你還會敢將貴重物品留在家中嗎?到時香港失去了優勢,外資撤走,有錢有技術的人紛紛移民,對香港著實是有害無利。

而事實上真的有賊人嗎?還是一切都是大家對未知的假想?從來大陸做了什麼惹人懷疑的事,都會將事件包裝成另一個版本推出,並且不會讓真相被曝光,沒有被定罪的最多只是疑犯,對疑犯未審先判,又好像說不過去。

過往我和大部分香港人一樣,對泛民主派提出的反對議案,都沒有太多關注。高鐵香港段被指是大白象、割地,我是有聽說,但我毫不關心,因我個人都覺得高鐵是大勢所趨,最終的確是利民生的,過程如何我不想參與太多。逃犯條例修訂提出以來,我初時也完全沒有留意,即使身邊已有朋友分享了他的反對觀點,直至有一天看新聞 (人家說的CCTVB) 得知了條例包括了中國內地,我不用看其他評論已即時意識到事情的不妥當,畢竟我爸以前曾在內地做生意,媽亦因工作關係需要經常上大陸廠房,他們都讓我認識到大陸的政策是如何不可信。但我覺得以政府目前立法會「夠票」的情況下,條例是必然會通過的,也沒想過要做什麼,只跟媽媽輕輕提過要給在港的資產想後路。直至6月9日不知何故我竟然走上街頭,自主地參與了我人生第一次的遊行,當日遊行人數超過100萬,我發覺或許我們真的可以做些什麼去改變命運,於是便越跟越貼,並連番轉載有可能改變現狀的行動計劃。

過程當中我仍然本著車厘天使一貫的研究精神,開放自己接收正反兩邊的意見,得出的結論是,從表面證供看來,理虧的的確是反對的人,因為他們提出的理據都是基於過往經驗 (曾經多次被騙)、私人感情 (不信任) 和 情緒牽動 (擔心恐懼),而不是真的以事論事。

但最有趣的是,今次事件不相信的不是一小撮政客,連各界的專業人士都不相信;不相信的不只是香港人,連國際社會都提出了質疑。這難道真的是大部分人反應過敏嗎?真的是這些人都愚昧無知嗎?

所以不計那些仍然漠不關心的人,支持和反對的人確實都有其本身的理據,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不是再做什麼修訂和解說便可以改變的。

我有位朋友形容得很好,我們因嗅到燒焦的味道而逃走,卻會被還看不見火光的人指罵造謠生事。

註:本篇只論逃犯條例修訂的是非對錯,不論示威者的抗爭方式,也不論政府的處理手法

Share

全面反警只會幫倒忙

從小,老師便教我們警察是維持治安,保護市民的,然而隨著香港社會的不穩定,警察與市民逐漸成為了對立面。

當小孩子見到電視上的人被警方追打,作為家長的實在不知道要怎麼為孩子解釋,當然有部分仍然覺得事不關己的人,為了繼續圓這個謊而跟孩子說因為那些是壞人,所以才被警察打,但作為家長的,真的可以這樣「保護」孩子一世嗎?真的可以保證不會有一天被打的是自己的孩子嗎?

然而,警民關係從來都不是對立的,亦不應是對立的,我們的確需要警察,而警察亦需要市民的支持和協助。

我自17歲起加入醫療輔助隊,近年為了照顧孩子才退下來,我很理解前線執勤人員的難處,很多時候他們有苦自己知,全世界都可以發表自己的意見,發佈影片來指罵警察,然而他們即使不認同仍得執行任務,即使不同意也不能公開發聲。 所以我以前就算有自己的想法都不會公開說太多,即使上級從來沒有給予過任何壓力要我們滅聲,畢竟我代表的,不單是自己個人,還有醫療輔助隊隊員的身份,怕說錯話給其他人斷章取義,無限上綱。 (現在是自由身就可以亂說話 ✌)

眼見著一些激進朋友都發表了一些侮辱警察言論,讚好了別人不友善對待警察的行為,甚至自己都加入了不服務警察及其家人的行動,真的覺得好痛心。

嘗試換位思考:我不贊成我的長官的做法,我不贊成我的同僚的做法,我正住在警察宿舍,我還有家人需要照顧,我沒有其他技能,我只有一夥熱心服務社會的心,我唯一可以做的便是將自己調離那些爭議性的前線位置,然而即使我什麼都沒有做,還是到處被仇視、被指罵。

(網上圖片)

或者你仍然會說,「路係自己揀,PK唔好喊」 (不好意思,我這幾天情緒實在激動已不停在內心爆粗),我確實有曾經是帶著滿眶熱誠的警察朋友,近年都因為心灰而辭職轉行了,當真正有熱誠的好警察,因為少部分無血性的同僚,而得同樣背負著過街老鼠的罪名,好警察越來越少,剩下的便是真真正正大家口中所講的「黑警」,這些又真是大家樂見的嗎?

如果我們不分青紅皂白地全面反警,那麼我們和因有少部分人使用暴力而全面暴力鎮壓示威者的警方有何不同?我們因為少部分埋沒良知的警察,而全面否定了警察對我們的貢獻。

小馬正兼職就讀的愛童行學園,校長都支持「反送中」,卻會認真地勸喻家長千萬不要告訴孩子警察是壞人。

的確,我們反對的,是那暴力的政權,是那些推前線警務人員送死的高官,而不是警察本身。

Share

被背叛後的陌生

關於最近鬧得全城熱烘烘的「安心偷食」事件,對於自小都算是 Sammi 和安仔的小粉絲的我來說,也有密切留意事態發展,而這幾天我看得最多的,是留言的評論,當網民紛紛發表自己的意見時,便是我借勢了解地球人的好時機。

有文章評論說最痛的是被信任的人背叛後那種陌生的感覺,我當然很明白,因為我試過。

當日因我的百分百信任,對方完全沒有為訊息紀錄加以收藏及加密,卻可能因為上天都看不過眼而被我無意看到了,我當時的第一個反應是不敢相信對方會做這樣的事,感覺自己完全不了解身邊這個人,亦感覺自己的信任被利用了,就像當年的魔警徐步高的妻子得知丈夫殺人一刻的震驚與痛苦,覺得身邊這個根本就是一個陌生人。

而這種痛苦的感覺很快便被理性所取代,我不希望事件讓任何熟悉的人知道,因要是他們知道這個人做了如此反性格的事情,同樣會難以接受,同樣會崩潰難過。所以接下來的日子我如常上班,沒有讓我的情緒影響分毫工作表現,同事沒有發現,家人沒有發現,人後我卻每天帶著流不完的眼淚,久久無法再信任身邊的那個人。

後來我在想,既然又不甘心分開 (其實是擔心身邊的親友無法接受多一點),改變不了對方便唯有嘗試改變自己。我讓自己嘗試去做對方做過的事,從而嘗試理解對方的想法,我發覺到原來性和愛是確實可以分開的,對情人以外的人有性趣,不一定就代表不愛對方或對對方慾求不滿,後來我更大膽地嘗試更多在自己當時認知範圍以外的事情,摒棄了世俗的道德枷鎖,為很多事情的對與錯重新下定義。

所以這一刻的車厘天使,才會有著與眾不同的思考模式。我見朋友間的意見通常是兩極的,大部分「道德派」都覺得偷食是人人得而誅之,少部分「開明派」會覺得偷食是人之常情。我個人就覺得偷食固然是不對的,但錯不在「食」,而是在「偷」。

貪食是人之常情,未能自控也可以有很多原因,每個人對性的需求不一樣,對伴侶的感覺不一樣,伴侶的回應也不一樣,我知道有些男人可以很自制,但不自制也不代表就是人渣,或不愛自己的另一半,甚或女人其實都有同樣的需求,奇怪大眾對女人的包容度又遠比男人低。例如男人不愛跟女人購物,女人便會找姊妹陪伴,女人不愛陪男人睇波,男人自會找志趣相投的人去做這件事,所以當你的伴侶不能滿足你所有事情時,尋求外食其實並不是什麼錯誤的選擇,錯誤只在於隱瞞,因為被揭發的欺騙,被利用的信任,被迫接受的陌生感,這些傷害遠遠大於欺騙的事情本身。

或者,歸根究底,最錯的還是封建社會的道德思想,將性「神聖化」至一個善與惡對立的兩極,只要被發現牽涉到非常規的性關係,任何人都可以隨意唾罵你,離棄你,封殺你,導致大家都不敢將這個「陰暗面」表露於任何人面前,包括自己最愛和最信任的另一半。

Share

布M巾初體驗

說來慚愧,為孩子使用布尿片已三年多並成為布片達人,布衛生巾(布M巾)的使用經驗卻只有1年多。

長知識是需要緣分的,雖為環保之人,從小到大不論媽媽、廣告及身邊朋友,都被灌輸經期用即棄衛生巾是理所當然的事,從沒想過有任何替代品。直至4年前左右聽過月經杯 (moon cup),才開始思索或許有其他選擇。

畢竟還沒有機會認真了解月經杯的原理和使用方法,又聽說過一些可怕的使用失敗例子,所以一直未有行動,後來懷孕了更將此事擱在一旁。(Organic We 有售,想看實物的可到他們的門市)

我第一次使用的布M巾,竟然是寶寶的布尿布!產前入院護士必定要求你帶備足夠的產婦衛生巾,產後惡露持續十天以上,到第五、六天的時候我已經非常難受,下體被粗糙的產婦衛生巾磨擦得又痛又癢。寶寶出生時因為太嬌小,暫時無法使用我準備的布尿片,我便拿了他的摺疊式尿布充當我人生第一片布衛生巾(當然日後有買過新的給寶寶 😅)。

使用布巾後感覺簡直是天淵之別,太舒服了吧,吸濕力也是超棒的(因為那是尿片哩)!

一直餵母乳至寶寶一歲前,才第一次來經,使用布M巾的念頭又回來了,但由於忙於照顧孩子,過了來經那幾天又忘記了,如是者又過了好幾次經期,才終於決心買了幾片試用。

第一片布M巾是台灣品牌櫻桃蜜貼有機棉衛生巾,原因是香港製的太貴(每片超過$150),這個價位還可以接受(每片$120左右),於是買了一套4片不同尺寸試用。

畢竟這只是一塊普通的棉布,經期量多時一直感覺濕漉漉的,每次流出都想馬上換掉,4片顯然是不足夠的,心想按這個使用量需要買差不多20片作替換,金錢上也不是一個少數目,而且要這樣頻密地更換也很煩人吧,一般即棄衛生巾可以3-4小時才換,有時工作中實在不方便上厠所更換,雖然不馬上換其實也不致於會滲漏的,但那種不夠乾爽的感覺就是讓人難受。

總結第一次的布M巾體驗是負評的,幾乎令我打消了使用布M巾的念頭,感恩我家有使用布尿片的小寶貝。

較早前我幫孩子訂購 Charlie Banana 的布尿片,直接從美國官網訂比香港任何一個銷售點都要便宜,選擇更多,亦可能因為他們香港有辦公室的關係,運費只收了10元美金左右 (和運送美國境內一樣),便直接送到我香港府上。我發現這個品牌除了賣尿布外,亦有賣布護墊、衛生巾、溢乳墊等,於是我順道買了幾塊護墊試用,平時我是使用沒有獨立包裝的即棄護墊,相對地較環保但還是每天製造很多廢物。

台灣布M巾的不好經驗後,我在想即棄 M 巾經常都強調 “迅間吸收”,這確實是一個重要的功能呢,而我的寶寶使用的布尿片,不又是強調可做到表面乾爽的嗎?於是我在經期量少的時候試用了Charlie Banana的護墊 (平時只作吸收分泌物根本不會知道吸濕性好不好),感覺真的大不同,根本就和一般即棄衛生巾沒兩樣呢!

於是我便毫不猶疑地大量購入 Charlie Banana 的布M巾,因為重點是 超~便~宜~ 的,美金$16.99/三塊,平均每片不用$50港元,三片一套還送防水袋子,使用至今效果非常滿意呢!

平時我就是這樣摺幾片連另一個防水袋帶出外,使用過的布M巾只需要照樣摺好,放進防水袋中再塞回去,沒有製造一件垃圾,感覺超棒的!完全不用擔心使用過的布M巾會有異味呢,根本就一點味道都沒有 (只有超近聞才會有一點點血腥味),晚上回家再洗也很好洗。

我的經歷讓我得出以下結論:要讓布M巾被使用普及,必須讓人了解布巾的好處和使用方便,人家研發布尿片多年,對布料以致設計上的應用都總是有心得的,絕對不是隨意將幾塊棉布拼起來便算是衛生巾,坊間的DIY布M巾方法顯然是不妥當的,除了比較環保和可能省錢外未能讓人感覺布M巾的好處。我沒有收錢賣廣告,但我是真心支持環保亦希望更多人可以轉用布M巾,因此我不斷和身邊的女性朋友力推這個品牌,甚至協助她們購買試用。

[血腥慎入] 只用棉布拼合而成的布M巾,有機會出現這種滲漏現象,CB的防水外層則會避免了這種情況。
稍後再和大家分享一下使用時的心得和注意事項。

這是淘寶買回來的布護墊,質量差好多呢,用了沒多久就變形走位。

Share

我很忙,但我有時間學習

最近真心覺得需要對自己好一點 ☺,所以報讀了一個提升時尚品味的遙距課程。

當告訴老公我要報讀課程時,他的第一個反應是「你還有時間嗎?」在他的眼裡,我要照顧孩子,料理家務,打理<惜婚男女>,還要兼顧家庭的財務、行政、健康、心理素質等等,本來已經是能人所不能,他經常都覺得我製作小食是浪費時間,寧可我多休息一會,即使我已明確告訴他,這就是我的休息減壓方法。

今次報讀這個課程也是同樣道理,我不想去想我有沒有時間,目前這一刻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假如我因為要讀書寫作業而無暇做其他事情,那麼那些其他事情即是可以暫時丟低的,都不是此刻重要的。

或者有時候,我們需要利用更忙碌的壓迫,來認清人生的優先次序。

丈夫不是屬於我的,孩子不是屬於我的,業務都不是屬於我的,唯一真正屬於我的,就只有跟隨我的個人修養,因此沒有什麼東西比不斷學習更重要。

忙碌的生活永遠不是讓人停滯不前的藉口,正向的心態才是讓人更上一層樓的催化劑。

angelcherry_signature

Share

黃臉婆是這樣煉成的

前兩天的化妝工作,因為其中一位模特兒身體不適突然缺席,我需要臨時頂替她,馬上為自己化妝造型,穿上晚裝被攝影師拍照。

20171111_162836
拍攝完成後和另一位 model 合照留念

很久沒有這樣悉心打扮過,當天晚上看著鏡裡的自己,真心覺得秀色可餐,原來打扮一下還是可以和以前一般漂亮的。

然而隔天早上,我因為孩子的淘氣而有點不耐煩,抬頭一看鏡裡的自己,天啊~ 面前的人面目猙獰,根本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黃臉婆」,昨天的秀氣姑娘哪裡去了?

這不是化妝的問題,而是心情的問題,當我叫自己放輕鬆一點,這個臉又變好看多了。

想像一下整天看著這張臉的老公和孩子,心情能有多好?難怪我最近都覺得老公越來越臭臉,大概是「鏡子效應」吧…

我不能控制很多事情,但我可以控制心情。孩子搗蛋與否,老公幫忙與否,工作順利與否,股票漲跌與否,這些都不是我能預計的事情,但要不要影響自己的心情,都可以由我個人來掌控的。

由今天起,為了變回一個靚太和辣媽,我決定自私一點,將其他所有事情都放輕,以照顧自己的心情為首要任務!😎

angelcherry_signature

Share

你憑什麼教我的孩子

到老公的朋友家中作客,朋友有個讀小學的兒子,聽教聽話,或許他們都覺得自己教子有方,所以偶爾不自覺地經常「教」我們怎樣教孩子。

小馬在別人眼中一直都是個「難湊」的孩子,只是他媽媽我了解他、接納他,所以並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其實只要用對方法,小馬是樂於做你想他做的事情,只是畢竟只有兩歲多的他表達能力較弱,還未懂得控制情緒,遇到不如意的事就會以「打」來表達。 所以在我的眼裡,他是一個正在努力改進中的乖孩子,而不是別人眼中的壞孩子。

面對小馬的打打打,我通常不會和他一般見識,會安撫他和用其他事物引開他的注意,最終是要讓他知道發脾氣是不會得到想要的,最後都得做爸爸媽媽要求他做的事,只是這一刻他有情緒不想做,我們會接受和等待,不斷告訴他有其他更好的方法表達,我相信總有一天他會明白並自己選擇一個最合適的方法。要是有時真的打到我了,偶爾我都會生他的氣,推開他離開現場,他知道自己做錯事,會呆站不知所措,眼淚打轉,很多時候都要我再三提示,才懂得和媽媽道歉和哄回媽媽(所以我更加真心相信他是不記得可以怎樣做,而不是知道而不願做)。

回到朋友的飯聚,餐桌上,小馬又鬧情緒不要坐,我不允許他便打我,朋友見到看不過眼,把他捉到一旁訓話,其間我聽到一下孩子被打的聲音,再過一會孩子便大哭起來了。

平時我和老公有共識對方教仔時盡量不插手,最多賽後檢討下次該怎樣做才好,所以那時候我還未想到該怎樣應對。朋友的太太說「你們會狠心讓他這樣吧?」一語驚醒夢中人,我自己都不會做的事情為何要讓一個孩子只見了兩次面的陌生人來做?在孩子驚慌失措之時,要是我不出手救他,這對他是何等大的心理陰影,那我過去兩年多培養安全感的愛心教育豈不是都白費了!我馬上說「他受不了這套」,然後衝過去看情況,看見孩子望著我求救的眼神,我知道我做對了,我請老公把兒子接回來,讓大家都有一個較好的下台階。

一如所料,小馬回來初時嚇得失魂只懂向我討奶,連爸爸叫他先跟媽媽道歉,都叫了幾次才聽到(這與平時聽到不願做是完全兩回事)。給他餵奶時順道安撫他又跟他說道理,孩子很快便沒事,又留意起身旁的事物來了。

說到底,孩子是什麼脾性,父母想達到什麼教育效果,只有做父母的才最清楚,其他人憑什麼在未徵詢我的同意之前,幫我去教孩子?

對於打不打孩子,很多人都覺得自己小時候都是被打大的,也沒穿沒爛好人一個,只有那些怪獸父母才覺得現今小孩如斯矜貴打不得。就是那些堅持不體罰的家長,亦只是聽育兒專家說不要打,自己並不明白原因,又不知道該用其他什麼方法教,這才是導致怪獸小霸王出現的主因。

小馬爸爸都曾經有忍不住打了他的時候,我也不是覺得孩子完全不能打,但必須有理據和有預警,用打他來教他不能打人,是怎麼都說不通的道理,小時候他會因為不夠你打而表面服從,到孩子進入青春期後便怎麼都管不了了,而且破壞了的親蜜關係,是孩子長大後無論如何都無法修補的,這些例子我實在見過不少。

只有孩子心悅誠服地覺得你說的有理,又見到你這麼做,而他做了那些事情後又能夠帶來正面效果,才會在沒有你的監督下,他依然是一個好人。

我的其中一個座右銘「別人不會聽你說什麼,只會看你做什麼」,適用於任何的人和關係,因此我從不要求孩子做我自己也做不到的事情,即使我自己做得到,也要體諒孩子的能力限制,並相信他只是未做到,而不是永遠做不到。

我從來不介意別人怎樣評論我的育兒方式,要跟我算成效,20年後再跟我算吧,到時再評他的性格發展、是否敢於嘗試、如何對待父母、與他人的親蜜關係等(成就是最沒有意義的比較,每個人對成就的定義都不一樣),才說我是成功還是失敗的父母好了!

~ § 此乃車厘天使原創文章,歡迎直接分享轉載,或訂閱支持 § ~

 

Share

精神出軌與肉體出軌

最近讀到一篇文章,連結問道“精神出軌和肉體出軌,哪個比較不可原諒?” 內文的筆者一面倒地覺得哪個都不可以原諒,認為出軌等同不愛和不尊重,實在沒有被接受的空間。

(坦白說,對於這種站在道德高地的批判,我從來都只會覺得是層次不同,夏蟲豈能語冰。)

如果要我回答這個問題,首先我需要釐清什麼是出軌?有軌道才能出軌,當某事情偏離了原本該行的軌道,就為之出軌。因此每個人對於出軌的定義理應不一樣的,因為每個人心目中的該行軌道其實並不一樣。

有些人覺得伴侶和異性單獨吃飯已算是出軌;有些人可以將性和愛分開,與其他人滿足本能的性慾望沒關係,只要心繫對方便好;有些人接受伴侶或自己心裡永遠有個位置留給一個特別的人,只要行為上沒有偏差;有些人覺得伴侶出去玩不要緊,但不要讓自己知道(這種做法其實有點自欺欺人);另一些人則覺得一定要讓自己知道,否則就是死罪。

我就是屬於最後一種人,伴侶做什麼都好,就是要跟其他人約會上床,只要事先申請批核便可,大部分時候都獲批的,不獲批的很多時候是時間上的配合,多於事情性質上的問題,我的原則只有一個,就是「不欺瞞」。

由此可見,出軌與否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方有否覺得不被尊重,要是對方的行為踐踏到你認為重要的原則,你就會覺得不被尊重,便會有難以接受的感覺。

可笑的是大部分人都假設拍拖或結婚就有一些應有的「潛規則」該遵守,而從來沒有跟另一半討論過自己的「軌道」在哪裡,因此經常出現那些電視劇情節,「我怕你不高興,所以就沒說(甚至製造謊言欺騙)」即使只是和前度傾個電話這等小事(當然對某些人來說可能是大事,所以最重要是溝通啊!)。

其實就我的觀察所見,欺騙的傷害很多時候都比那些實際行為來得嚴重,因為欺騙被發現後是破壞了一直以來建立的信任,就如一個陶瓷器給打爛了,修補後仍然有裂痕。長年累月下的破壞,就會變成無可挽回的局面。

相信有些人會馬上反駁,大部分人指的肉體出軌,當然是與他人發生性關係,精神出軌則是愛上別人,這是常識吧,何須說明?

車厘天使跟身邊的朋友網友無所不談,有遇過伴侶「肉體出軌」的朋友,在認真反思後,覺得最不能接受的是其實是欺騙多於本身的出軌行為;有嘗試過「肉體出軌」的朋友,會覺得自己本性如此,即使明知道被發現後可能導致分手的結果,卻控制不了本能的慾望,抱著僥倖的心態渡日;也有可以同時愛上兩個或更多人的朋友,兩個女朋友同檯食飯打麻雀,根本無分彼此,也不存在「精神出軌」的疑慮。世上無奇不有,common sense is not that common(常識不一定常人都識)。

車厘天使常言道「要是伴侶二人的關係夠好,是容納不了第三者的」,意思卻不是大眾所認為愛對方就應該拒絕誘惑。

車厘天使認為每個人在選定伴侶之後,生命裡都有機會出現一個更好更適合的人,這個人在各方面都更切合你的理想伴侶條件,你對他心動是必然而正常的,這是人性使然,要是你和另一半的關係夠穩固,對於這個人,你們或許會惺惺相惜,或許會相逢恨晚,但你心裡很清楚「我喜歡你,但我不會因為你而破壞現在擁有的一切。」

可能有人馬上會說,這不就是「精神出軌」嘛!跑出來大義凜然地說人家不是的人,大概生命裡還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人,但我們不會知道這個人會否就在下一分鐘出現,或者永遠都不會出現。要是勉強自己和伴侶做出違反天性的思想和行為,只會帶來罪疚感多於快樂。

曾聽說過年長者的講法「活了大半輩子才發覺,愛不愛是其次,相處不累才最重要」。要是你要花很大的努力,才能抑壓自己對別人的暇想(不論是肉體還是心靈上的),原因大概就是和伴侶的關係未能達至一個平衡點,簡單一點說就是這個伴侶不適合你,又或者你根本就未適合於一段穩定的伴侶關係,這種透過壓抑換來的「不出軌」其實沒有什麼值得褒獎的。

「我不會做出傷害另一半的事情,是因為我在乎這段關係,而不是要將別人的道德標準強加於自己身上」,這個才是值得大家所追求的層次。至於什麼才是傷害另一半的事情,應該是溝通下的結果,而不是自己一廂情願的以為。

你的心胸越廣闊,你的世界就越寬闊。

angelcherry_signature

Share

素食媽媽應該讓孩子吃素嗎?

最近見到不同的網上媒體都轉載一篇關於一對素食父母自孩子3個月起便給寶寶自行餵飼自製的植物奶,至孩子7個月的時候因為嚴重營養不良而死。

這篇顯然是一篇誤導的文章,連標題已給素食貼上營養不良的標籤,對所有正在努力為素食寶寶付出的父母實在非常不公平。

一般的大眾大多謾罵父母的自私,強行將自己的信念加諸於嬰兒身上,另一素食群組裡的網民明顯比較有知識,將事情看得比較透徹,初生嬰兒只能喝奶,對不同營養的需求亦大,坊間亦有植物成分的嬰兒配方奶,要是無法餵哺母乳,亦不應在未徵詢營養師意見下擅自以其他食物取代。

小馬是胎裡素寶寶,至今兩歲5個月,從來沒有吃過肉 (有吃蛋),仍然喝母乳。

有時親戚朋友會問,我們會要求孩子吃素嗎?我和老公的答案都是“待他長大以後自己選擇吧~”

有些人會因而誤會了我們的意思,嘗試將肉食餵給小馬,通常我都會予以阻止(小馬本身就不會吃他不認識的食物),於是便納悶地覺得我們講一套做一套,不給予孩子選擇權。

借問小時候你吃什麼穿什麼,是你自己選擇的嗎?不是父母強加的你又會如何長大?父母有粥你吃粥,父母有飯你吃飯,這是常識吧。在他還沒有自主權的時候,他吃什麼當然是由我這個媽媽決定的,正如我不給孩子吃糖果,又關人家什麼事?

在我的角度看,在他還未能聽懂父母為什麼不吃肉以前,那些所謂選擇都不是真心的,要是日後他知道了那些食物是什麼,是怎樣來的,仍然選擇吃肉,我會尊重他的決定,但家裡就是不會煮,他要吃就自己找。

養育素食寶寶確實是需要很多耐心,還需要有豐富的營養知識。

早年我就因為流產而被家人餵食大量肉食進補(當時我尚未是全素食者,只是減少肉食),吃得我想吐。其實我也是擔心懷孕期吃素會不夠營養,所以一直也沒有吃全素,但經歷過那次流產後我在網上大量爬文,發覺只要營養配搭恰當,即使吃素也可以很健康的,既然吃肉是不需要的,自此我便選擇不再吃肉了。

小馬也是在我悉心調配的營養餐單(其實也沒有什麼餐單,就是盡量多元化和吃高營養價值的食物)下健康成長,而且我還堅持持續餵哺母乳,給他最好的營養所需。素食者容易缺少的鐵質、奧米加三、維他命B12等,我都會注意補充。

我聽說過有素食媽媽為了不想聽家婆投訴而給寶寶吃肉,亦有些是因為本身對素食營養都不太了解,於是便索性懷孕時就轉回葷食,畢竟坊間(如衛生署、醫院)泛濫的資訊都是為雜食者而設,都會建議大家什麼都要吃。

要不要給寶寶吃素,純粹是父母的個人選擇,就正如要窮養還是富養孩子,家長自有自己的考慮和一套心裡有數的育兒心得,實在毋須旁人多加意見。

車厘天使唯一能給有意養育素食寶寶的父母一個忠告,就是持續學習,和認真觀察孩子的進展。我們要選擇一條較少人走的小路,便得很了解這條路會遇到的困難是什麼,和應該怎麼解決。

祝願天下寶寶都能健康快樂地成長!

~ § 此乃車厘天使原創文章,歡迎直接分享轉載,或訂閱支持 § ~

Share

孩子不壞

一年一度的母親節飯聚,有超過15個家庭共4圍檯在酒樓一同慶祝母親節。

今年小馬已經2歲5個月,正值精力旺盛的年紀,雖然飯聚之前已和他在科學館放了70-80%電,他在酒樓裡仍然是最活潑好動的小朋友,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也明顯沒有他那麼不受控,就是大嫂也說慶幸兩個侄兒孩提時並不像小馬那樣好動,否則她一定應付不來。似乎我這個連照顧過好幾個BB的外婆都要投降的「極品」寶寶,真的不是普通活潑那麼簡單。

面對這樣的寶寶,很多家長都會馬上閃出一個念頭「他會不會患有過度活躍症?」確幸我對心理學及這些精神病症也有一定的認識,因此不會過早給孩子貼標籤。

很多時候,家長希望孩子「聽話」是基於那種受掌控的安全感,因為面對「未知」(unknown)人們會顯得焦躁和無助。當家長面對孩子覺得無助,或許會寧願將他標籤,告訴自己「他有病才會這樣」,能解釋就不是unknown,就能挽回一些內在操控感,對家長而言要是這樣做能釋懷,放過自己也放過孩子,也未嘗不是好事。

可是,標籤效應有機會窒礙了孩子的正向發展。當認定了孩子是這樣的時候,我們的行為也會有意無意地配合了自己的想法,太嚴苛可能會傷害了孩子的自尊心,讓他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太包容又會令孩子錯失機會學習一些他本來有能力處理的事情。

一直以來,我都盡量鼓勵小馬親身去嘗試探索不同的事物,即使在很多人眼中很髒及不應該接觸的東西(例如地上的樹葉),只要沒有危險,或是我能預計的輕度危險,我都會放手讓他嘗試。

其實我從來都沒有覺得我的孩子特別「曳」(頑皮),即使身邊很多人都這樣形容他。人們經常說的“terrible two”,只是孩子開始進入認識自我的階段,各種能力都較以前熟練,開始有自己的主意,喜歡說不以增強自己的控制感,於我來說只是「有點累」,一切都還可以接受的。

有些事情孩子還未懂,或輕易忘記,要我們再三提醒及引導,尤其是男孩子不擅長表達情緒,很多時候都會用發脾氣來取代所有不如意的事,但他確實每天都在進步,我會等他慢慢成長。

其實,不論孩子是否真的有某種精神病症,導致他的情緒及行為有所偏差,只要我們努力去嘗試了解孩子,站在他的角度看事情,我們便能夠包容孩子的困難,給予多一點耐心。

或許,最需要被教育的其實並不是孩子,而是家長,孩子是天生的觀察學習者,只要家長做好了自己,我相信孩子也壞不到哪裡去,只是時間問題而已,這一刻沒做好不要緊,當孩子長大到某一階段,便自然會學到家長的美德。

我會努力使自己成為孩子眼中更好的榜樣!💪

*本文發表的純屬車厘天使的個人看法,並不是來自嚴謹的心理學研究,歡迎交流賜教。

~ § 此乃車厘天使原創文章,歡迎直接分享轉載,或訂閱支持 §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