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Cherry於09/4/14撰寫,轉載自其非公開MSN Space)

   這個復活節假期,我跟秀峰旅行隊到了乳源縣必背瑤寨的希望小學進行助學,這次助學的過程令我想了很多。

   幾年前,我曾經有幸參與一個助學團,到過貴州山區為這類希望學校舉行開幕禮,當時那震懾人心的場面,到現在還歷歷在目。當時我們一行數十人,千里迢迢進入山
區,我們在遠處已看見大概過百名學生分成兩排站著,準備迎接我們,當團友們都興奮地議論紛紛的時候,我心想:「天啊!在這烈日當空的天氣下,他們站了多
久?」
(後來聽說孩子們站了個多兩個小時,一直在等候我們。)
不容易,我們的車子抵達了那些學生的位置,團友們下車後,慢慢地從那熱烈的掌聲中步向校門,彷彿我們成為了貴賓一般。到了校門,主辦單位拿出旗幟,邀請所
有團友拍照,他們拍了一張又一張,像是為自己的戰利品而驕傲,而我則心痛極了,好像多待一秒也是極大的罪惡,心裡懇求他們別再拍照,否則孩子們是不會離開
的。那次經歷令我不太喜歡那些無謂的儀式。

   當然我並不是要全然否定這些慈善行,不是要唾罵那些假借慈善之名來製造名聲的人。我覺得是真心還是假意也好,是無條件的付出,抑或是有目的的宣傳,結果也是一樣的,也是有人會受惠的,因此都是應該被讚許的。我只是希望人們也會尊重受助的人,將對他們的負面影響減至最少。

   決定參加秀峰團前,當我知道有這個助學行動,能夠為旅程添上意義,心裡是高興的,然而我卻有點戰戰兢兢,深怕重複看見那些令人痛心的畫面。而在旅程的第一
天,我收到一個朋友寄來的電郵,內有數十間內地需要物資捐助的學校或機構地址及所需物資清單。助學前,我的心情是沉重的,因為我覺得需要幫助的人太多,而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

   到真正助學當天,我們的車子差不多要到達時,已看見幾個小孩奔跑進學校,不知是否要通知老師同學們我們快要到達。這裡的生活條件明顯地比貴州山區好,學校的
建築及設施也算完備。進入學校,數十名學生分別站成兩排歡迎我們,看見孩子們輕鬆愉快的笑容,我感到很欣慰,也總算釋然了。

   助學的儀式進行期間,我並沒有熱烈地參與,因為我並不喜歡這些儀式,而且我不知道學生們會否覺得自己像動物園裡的動物被觀看那樣靦腆,因此我只是站在一旁,沉溺於自己的思想中。

   雖然我也不知道百多人來到這兒助學,會對學生們有什麼實際的幫助,我們無法探索個別學生的心靈與需要,只有參觀和拍照,但我明白畢竟大部分成人都是用眼睛和
經驗學習的,無疑今次的活動為很多人帶來一個親身經歷的機會,也是一個反思的機會。而且,要讓更多人願意行善,將愛心傳出去,非得靠一點點知名度,而知名度的建立,就是來自這些儀式、這些相片和宣傳。我一直都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人,令更多人願意把愛傳出去,或許有一天,我都必須要為大理想而接受這些不喜歡的儀式。

  
想著想著,坦白說,我對現在的自己實在感到非常失望,我空有理想,但到現在似乎離理想還有十萬八千里路,我什麼也還沒做到,但起碼別人做到,因此我根本就
沒有資格談論自己是否喜歡這些事情。當我正為自己的無能而紅著眼睛,我看到學校的牆壁寫了一些關於雷鋒先生的小故事,我讀到「立足崗位,把自己的本職工作
好,把應盡的職責履行好,把承擔的義務完成好」,我笑了,是的,謝謝雷鋒先生給我的啟示
(雖然我並不知道他是誰),我知道該怎樣做了,別管他人,盡自己的努力做好此刻應該做的事情
此時正是大隊嚷著要離開的時候,大部分團友們都離開學校了,我從袋裡取出朱古力,與媽媽一同將朱古力派給孩子們。這個簡單的動作,令我覺得很高興、很滿意
自己,因為這就是我此刻能夠做的事情,就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吧!其他更多更偉大的事情,別灰心,只要按部就班,向著目標前進就是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