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在港鐵站內見到一位失明人士,在人來人往的九龍塘站要轉乘東鐵線,看見他好不容易避過那些柱,乘搭扶手電梯往上一層轉線,Stephen連忙甩開拖著我的手,跑上前去給那位失明人士引路。這些年來,我們已習慣了這樣的模式,由於Stephen的反應和體力都比我好,當遇到有需要幫助的人,通常都會由他去幫忙,我就會繼續做自己應做的事,或站在一旁等候。

那位失明人士得到Stephen的引路,他很放心地將手杖收起來,跟著Stephen的步伐走。直到登上列車,由於我們比他早下車,下車前Stephen跟他說了一聲,好讓他知道。下車後,Stephen問我知不知道為什麼要告訴他我們要下車?我笑了笑,答道:「我當然知道,因為我也有相同的體驗。」

我以前曾參加義工訓練活動,要求其中一人蒙著雙眼,由另一人利用聲音帶領,當時我就是扮演看不見那位,我發現寧靜對看不見的人,原來也頗恐懼的,因為在等候出發的時候,我身邊的引路者一直沈默,等了好一陣子,我禁不住呼喚了她的名字,她馬上回應了,然後我便十分安心,因為知道她就在身旁。之後一直的路途,我對她都十分信任,只是比平常行得稍慢一點,但也不會像有些參加者般要扶著牆壁走路,經過上下樓梯,穿檯底,爬椅子,我們用很快的時間就到了目的地。

這次體驗令我知道,作為一位助人的人,能給予受助者信心是十分重要的,只要能與對方建立關係,能給他需要的東西,令他相信你,過程就會進行得十分順利,大家也會十分享受當中的過程。

有時候,我們可能會覺得幫人卻吃力不討好,別人不感激,付出了還令自己難受,因此以後都不再做好人了,遇到這種情況實在可惜。歸根究底,是方法不對,不是方向不對,這點必須要認清楚,才會有進步呢!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