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近日被洗版的討論議題,6歲女童Celine楊鎧凝的《童萌時光》相片集被指部分相片意識不良,朋友們都紛紛表達自己的意見,有些責怪家長沒好好保護小朋友,有些則請各位不要再分享轉載以保護及尊重這位小朋友。

較早前我亦根據傳媒的報導,對這件事有些個人的觀感與想法,雖然我從來不曾分享或公開評論過此事,直到相片集被下架,Celine的監護人發出聲明,表示沒收過錢也沒看過最終的相片就被出版了,母親對自己的疏忽感到內疚,我才又有另一個新的看法。

其實我自己也曾經是傳媒筆下的受害者,記得數年前我們一眾Yahoo友緣人在被欺瞞的情況下,訪問被胡亂剪輯、斷章取義,成了《港男講女》的節目內容,引發全城熱話,不知就裡的人就只會就著節目的數句說話將事情無限想像,加鹽加醋地發表自己的意見。即使最後無線電視接納了我的投訴並向我致歉,他們已經達到了其「谷收視」的目的,而倘若事件對當事人有造成任何傷害,已經是無法彌補的了。慶幸當時對我們來說都不是什麼很負面的事,我們都沒有很在意別人的說話,只是對被「擺上檯」感到憤怒而已。

另一個事件是在更早前,當我還是大學生時,我們為新亞書院的學弟妹籌辦迎新營,一如過往的傳統,其中一個環節是四個書院 (當時還只有四個) 學生齊集百萬大道,各自喊一些自創的口號,以「抬高自己,貶低對方」,目的是增加對書院的歸屬感,我們當然知道口號是沒有惡意的,沒有人會因此而痛恨其他書院或書院的人。然而當年就出現了「新亞桑拿」事件而弄得滿城風雨,傳媒將事情報導得不盡不實,評論都衝著新亞而來,我見到有些網友慨嘆為何新亞書院的學生會變成這樣,連父親都關心地詢問發生什麼事,但其實我們只是被其他書院「惡搞」的受害者。

在香港,言論很自由,我們都可以隨便發表自己對任何事情的意見,通常都沒有什麼後果,亦不需要負責任,但又有多少人真正了解事情背後的真相?經傳媒修飾過後再附加的評論,不論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某程度上對當事人都可能造成二次傷害。

 不知何時開始,傳媒已不需要存在中立這個元素,傳媒對某些事件的既定立場,在標題已看得很明白。即使是一件中性普通的事情,傳媒從業員都必須為其找亮點,附加一個爆炸性的標題,再加上一段煽情的內容,才能吸引讀者的眼睛,但這樣的報導一般都偏離事實,不是誇張失實,就是斷章取義。

很多事情有求才有供,我也很討厭那些「要做到XXX,方法原來是…」的標題,完全違反了小時候學中文的標題格式,然而它就是抓住了人性好奇的心理而發展。

不怪傳媒從業員,他們都只是「打份工」,更不能怪讀者,我們也只是普通人。

因此,我只能勸喻各位被傳媒追捧的對象,認真你便輸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