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老師便教我們警察是維持治安,保護市民的,然而隨著香港社會的不穩定,警察與市民逐漸成為了對立面。

當小孩子見到電視上的人被警方追打,作為家長的實在不知道要怎麼為孩子解釋,當然有部分仍然覺得事不關己的人,為了繼續圓這個謊而跟孩子說因為那些是壞人,所以才被警察打,但作為家長的,真的可以這樣「保護」孩子一世嗎?真的可以保證不會有一天被打的是自己的孩子嗎?

然而,警民關係從來都不是對立的,亦不應是對立的,我們的確需要警察,而警察亦需要市民的支持和協助。

我自17歲起加入醫療輔助隊,近年為了照顧孩子才退下來,我很理解前線執勤人員的難處,很多時候他們有苦自己知,全世界都可以發表自己的意見,發佈影片來指罵警察,然而他們即使不認同仍得執行任務,即使不同意也不能公開發聲。 所以我以前就算有自己的想法都不會公開說太多,即使上級從來沒有給予過任何壓力要我們滅聲,畢竟我代表的,不單是自己個人,還有醫療輔助隊隊員的身份,怕說錯話給其他人斷章取義,無限上綱。 (現在是自由身就可以亂說話 ✌)

眼見著一些激進朋友都發表了一些侮辱警察言論,讚好了別人不友善對待警察的行為,甚至自己都加入了不服務警察及其家人的行動,真的覺得好痛心。

嘗試換位思考:我不贊成我的長官的做法,我不贊成我的同僚的做法,我正住在警察宿舍,我還有家人需要照顧,我沒有其他技能,我只有一夥熱心服務社會的心,我唯一可以做的便是將自己調離那些爭議性的前線位置,然而即使我什麼都沒有做,還是到處被仇視、被指罵。

(網上圖片)

或者你仍然會說,「路係自己揀,PK唔好喊」 (不好意思,我這幾天情緒實在激動已不停在內心爆粗),我確實有曾經是帶著滿眶熱誠的警察朋友,近年都因為心灰而辭職轉行了,當真正有熱誠的好警察,因為少部分無血性的同僚,而得同樣背負著過街老鼠的罪名,好警察越來越少,剩下的便是真真正正大家口中所講的「黑警」,這些又真是大家樂見的嗎?

如果我們不分青紅皂白地全面反警,那麼我們和因有少部分人使用暴力而全面暴力鎮壓示威者的警方有何不同?我們因為少部分埋沒良知的警察,而全面否定了警察對我們的貢獻。

小馬正兼職就讀的愛童行學園,校長都支持「反送中」,卻會認真地勸喻家長千萬不要告訴孩子警察是壞人。

的確,我們反對的,是那暴力的政權,是那些推前線警務人員送死的高官,而不是警察本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