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朋友理性討論「逃犯條例修訂事件」,發覺事件真的有如羅生門,無法辯清真相。

確實,從表面證供看來,逃犯條例修訂的文字工作已做得相當完滿,釋除了坊間很多提出的反對理據和疑慮,然而還是有很多人反對,說到底就是不信任。

我是這樣跟朋友說的:香港人被大陸強行帶走已不是新鮮事,要是逃犯條例修訂被通過,等如將鎖匙交給了賊人,他便可以不用「爆格」,隨意進來拿他想拿的東西(最大的好處不用換鎖吧)。試想像有條鎖匙在賊人手中,你還會敢將貴重物品留在家中嗎?到時香港失去了優勢,外資撤走,有錢有技術的人紛紛移民,對香港著實是有害無利。

而事實上真的有賊人嗎?還是一切都是大家對未知的假想?從來大陸做了什麼惹人懷疑的事,都會將事件包裝成另一個版本推出,並且不會讓真相被曝光,沒有被定罪的最多只是疑犯,對疑犯未審先判,又好像說不過去。

過往我和大部分香港人一樣,對泛民主派提出的反對議案,都沒有太多關注。高鐵香港段被指是大白象、割地,我是有聽說,但我毫不關心,因我個人都覺得高鐵是大勢所趨,最終的確是利民生的,過程如何我不想參與太多。逃犯條例修訂提出以來,我初時也完全沒有留意,即使身邊已有朋友分享了他的反對觀點,直至有一天看新聞 (人家說的CCTVB) 得知了條例包括了中國內地,我不用看其他評論已即時意識到事情的不妥當,畢竟我爸以前曾在內地做生意,媽亦因工作關係需要經常上大陸廠房,他們都讓我認識到大陸的政策是如何不可信。但我覺得以政府目前立法會「夠票」的情況下,條例是必然會通過的,也沒想過要做什麼,只跟媽媽輕輕提過要給在港的資產想後路。直至6月9日不知何故我竟然走上街頭,自主地參與了我人生第一次的遊行,當日遊行人數超過100萬,我發覺或許我們真的可以做些什麼去改變命運,於是便越跟越貼,並連番轉載有可能改變現狀的行動計劃。

過程當中我仍然本著車厘天使一貫的研究精神,開放自己接收正反兩邊的意見,得出的結論是,從表面證供看來,理虧的的確是反對的人,因為他們提出的理據都是基於過往經驗 (曾經多次被騙)、私人感情 (不信任) 和 情緒牽動 (擔心恐懼),而不是真的以事論事。

但最有趣的是,今次事件不相信的不是一小撮政客,連各界的專業人士都不相信;不相信的不只是香港人,連國際社會都提出了質疑。這難道真的是大部分人反應過敏嗎?真的是這些人都愚昧無知嗎?

所以不計那些仍然漠不關心的人,支持和反對的人確實都有其本身的理據,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不是再做什麼修訂和解說便可以改變的。

我有位朋友形容得很好,我們因嗅到燒焦的味道而逃走,卻會被還看不見火光的人指罵造謠生事。

註:本篇只論逃犯條例修訂的是非對錯,不論示威者的抗爭方式,也不論政府的處理手法

Share